版權->案例評析->案例聚焦->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版權->案例評析->案例聚焦->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案例評析 > 版權

視頻雖短 體現出個性化表達的就是作品

日期:2019-06-18 來源:中國版權服務 作者:張雯,朱閣 瀏覽量:
字號:

【案情介紹】


原告微播視界公司是抖音平臺的運營者,被告百度公司是伙拍平臺的運營者。汶川特大地震十周年之際,抖音平臺加V用戶“黑臉V”響應黨媒平臺和人民網的倡議,使用給定素材,制作并在抖音平臺上發布“5.12,我想對你說”短視頻(以下簡稱“我想對你說”短視頻)。經“黑臉V”授權,微播視界公司對“我想對你說”短視頻在全球范圍內享有獨家排他的信息網絡傳播權及獨家維權的權利。伙拍小視頻手機軟件上傳播了“我想對你說”短視頻,該短視頻播放頁面上未顯示有抖音和用戶ID號水印。微播視界公司認為,“我想對你說”短視頻構成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以下簡稱類電作品),上述傳播行為和消除水印的行為,均是百度公司所為,侵犯了微播視界公司的信息網絡傳播權。百度公司辯稱,“我想對你說”短視頻不屬于作品,被控侵權短視頻系用戶上傳,百度公司履行了通知刪除義務,不構成侵權,不應承擔責任。


【法院判決】


北京互聯網法院經審理認為,作品具有獨創性,應當具備兩個要件:是否由作者獨立完成;是否具備“創作性”。本案中,黨媒平臺及人民網的示范視頻和網絡下載圖片是原本沒有任何關系的獨立元素,“黑臉V”將上述元素結合制作出的“我想對你說”短視頻,與前兩者存在能夠被客觀識別的差異。故認定“我想對你說”短視頻由制作者獨立創作完成。在判定“我想對你說”短視頻的“創作性”時,法院考量如下因素:第一,視頻的長短與創作性的判定沒有必然聯系。第二,雖然該短視頻是在已有素材的基礎上進行創作,但其編排、選擇及呈現給觀眾的效果,與其他用戶的短視頻完全不同,體現了制作者的個性化表達。第三,“我想對你說”短視頻喚起觀眾的共鳴。自強不息,勇于面對大災大難,從來都是中華民族優秀的精神內涵。“我想對你說”短視頻以公眾樂于接受的形式傳遞出一份重生的安慰、一種溫情的祝福、一股向前的力量。該短視頻帶給觀眾的精神享受亦是該短視頻具有創作性的具體體現。抖音平臺上其他用戶對“我想對你說”短視頻的分享行為,亦可作為該視頻具有創作性的佐證。故法院認定“我想對你說”短視頻符合創作性的要求。


綜上,“我想對你說”短視頻具備著作權法的獨創性要求,構成類電作品。最終,北京互聯網法院作出(2018)京0491民初1號民事判決書,認定“我想對你說”短視頻構成類電作品,百度公司作為提供信息存儲空間的網絡服務提供者,對于伙拍小視頻手機軟件用戶的提供被控侵權短視頻的行為,不具有主觀過錯,在履行了“通知-刪除”義務后,不構成侵權行為,不應承擔相關責任,判令駁回微播視界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宣判后,雙方均服從判決,一審判決已經生效。


【案情分析】


一、獨創性標準的彈性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5條規定,由不同作者就同一題材創作的作品,作品的表達系獨立完成并且有創作性的,應當認定作者各自享有獨立著作權。根據上述規定,作品具有獨創性,應當具備兩個要件:1.是否由作者獨立完成;2.是否具備“創作性”。司法實踐中,對于第一個要件的把握比較統一,往往從“并非對他人作品的抄襲”這一方面著手,只要相對方未舉證證明存在在先相同或實質性相似的其他作品,即可認定作品由作者獨立完成。對于“創作性”的認定,司法實踐中的裁量空間較大,有“是否為個性化的表達”“是否為自主意識下的選擇、取舍、加工的結果”“是否會對公有領域產生影響”“是否有新穎性”等標準。


獨創性的認定涉及創作者與公眾之間的利益分配,這道線劃在何處,費盡思量,劃得窄了,本該納入作品的創作未能納入,會打擊創作者的熱情,劃得寬了,本該進入公共領域卻成私有,會限制公眾的使用,窄或寬,最終都會不利于作品的創作與傳播。


二、獨創性標準取決于行業及短視頻本身的特點


抖音案中,時長為13秒的“我想對你說”短視頻是否構成類電作品,雙方當事人爭議的焦點就在于獨創性的認定。兩被告認為“我想對你說”短視頻表達的思想與其他用戶沒有差異性,不具有獨創性,達不到類似電影的獨創性高度要求。視頻短小、傳播快捷、制作簡便是短視頻較為公認的特點。短視頻已然成了人們自我表達的工具,移動社交媒體平臺上的主要信息傳播方式之一。短視頻豐富了公眾表達的方式、短視頻行業作為新興產業之一,如果不給予保護,將會產生更多的侵權或被侵權的亂象,且短視頻符合著作權法關于作品的定義,可以放入類電作品等作品類型中進行解釋,故短視頻應當受到著作權法的保護,以確保文化繁榮進步、行業有序發展。


抖音案當中的“我想對你說”短視頻,是由一系列有伴音的連續畫面組成,顯然符合我國著作權法上關于類電作品或是錄像制品的形式要件。作品作為著作權的客體,制品作為鄰接權的客體,兩者享有的權項及受保護的程度均是不可相提并論的。對于這種因時長較短導致創作空間有限的短視頻,我們認為只要有“一點火花”就可以認定為作品,如果標準過高,可能短視頻行業中就沒有作品只剩制品了。原有的著作權理論與實務對視頻的預設是以電影、電視劇為主要模型的,這類視頻的制作擁有的可發揮的余地、所投入的智慧、體力甚至是資金均較大,對于作品和制品的區分,有時定的標準較高。


這里的“一點火花”指的是可識別的差異性。這個差異性用我國的話語體系也可以通俗的稱為“個性化”。正如本案中,黨媒平臺在號召公眾緬懷汶川地震之時,特地強調要用“個性化的表達”。個性化體現了公眾對于社會文化生活多樣化的追求,適宜作為作品的入門門檻。這個差異,不是思想、意圖或是創作過程的差異,是作品的最終形態與現有或同時產生的表達相比,是否存在可以識別的差異。兩被告在本案中提到的思想、創作過程、拍攝手法和技術手段,均與獨創性的認定無關。


獨創性的自由裁量也要受限于特定客體相關受眾的認知。首先,創作性既是事實判斷,亦是價值判斷,而這個價值不能僅是個體法官推崇的價值,應盡量追求公眾普遍認同的公共價值;其次,作品本身具有社會性,甚至是商品性,獨創性的理解依賴于相關領域公眾的理解。故本案的判決將受眾的感受、其他用戶對于“我想對你說”的分享行為亦作為創作性的考量因素。


目前,短視頻行業中制作水平良莠不齊,傳遞的思想、情感有正面也有負面,抖音案中的“我想對你說”短視頻以公眾樂見的形式弘揚了正能量,本案判決書中亦給予了肯定的評價,傳遞出倡導和鼓勵正能量的作品制作與傳播的價值導向。這與著作權法“鼓勵有益于社會主義精神文明、物質文明建設的作品的創作和傳播”立法宗旨相契合,也符合在知識產權司法裁判中體現正確的價值導向,以司法裁判的強制性引導全社會大力弘揚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這一司法政策導向。


張雯 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


朱閣 北京互聯網法院法官

拱趴大菠萝辅助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