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熱點新聞 > 版權

瀟湘晨報再懟東方IC:打著版權旗號實則版權存疑

日期:2019-07-25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作者:高云翔 瀏覽量:
字號:

入伏后全國各地開啟燒烤模式,知識產權圈同樣很熱鬧。近日,因涉發明專利侵權訴訟,擬上市科創板的晶豐明源公司被取消審議發行上市申請,而國內第二大圖庫東方IC因圖片版權問題陷入和“湖南第一紙媒”《瀟湘晨報》(下稱晨報)的糾紛。


瀟湘晨報的“憤怒”


7月21日,晨報官方微信號發布文章《因為這張封面圖,我們收到的“律師函警告”》,稱在7月19日,收到東方IC(現已改稱IC photo,為行文方便下文仍稱東方IC)發來的一份《版權預警函》。預警函稱晨報一篇新聞中使用的照片侵權,如果3個工作日不答復,法院見。隨后經晨報記者核實,該照片實為晨報公眾號轉發《貴州都市報》的文章內的圖片,由《貴州都市報》當時在職的攝影記者拍攝,而且并未向東方IC授權。

QQ截圖20190725133703.png

隨后晨報聯系了東方IC的工作人員,后者稱確有給晨報發過《版權預警函》,且只有東方IC有這張照片的版權,可以提供證明。該工作人員提到兩種解決方案,一種是賠償2000元,一種是讓商務部門聯系合作。


顯然晨報并未接受任何一種解決方案,而是將此事報道出來,晨報在文章中寫道:“媒體是圖片的生產者,卻成為勒索對象,這不公平”。


事情還沒完。7月23日,晨報官微再次發聲,在題為《瀟湘晨報的獲獎圖片,怎么成了東方ic的了?》的推文中,列舉了數張由瀟湘晨報當時在職記者拍攝卻未經授權被東方IC收錄圖庫后出售的圖片(見下圖)。這四組圖片中,上圖為晨報記者在東方IC圖庫搜索到的圖片,而下圖為該圖最早發表在晨報上的證據。

QQ截圖20190725133437.png

QQ截圖20190725133521.png

QQ截圖20190725133553.png

QQ截圖20190725133623.png

文章提到:“這難道只是一個個例?打著版權旗號的東方IC,有多少類似的版權存疑的問題圖片?”


對于本次糾紛中引人關注的職務作品問題,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黎毅峰介紹,攝影記者與報社簽訂了勞動合同,并對相關作品的版權予以規定,攝影記者是在工作時間,在單位提供了一定的物質條件的基礎上完成這些攝影作品,攝影作品的著作權除署名權外均屬于用人單位所有。


也就是說即使存在攝影記者私下將照片出售給圖片供應商的情況,這些照片的版權依然屬于用人單位。


東方IC是否擁有爭議圖片的版權?其又是如何將這些圖片收錄入圖庫的?截至發稿,東方IC方未對上述問題做出進一步回應。


關于東方IC的爭議


圖片版權問題近些年一直是知識產權熱點問題,尤其是今年4月份的“視覺中國黑洞照片版權”事件,讓圖片供應商集體陷入輿論漩渦。而針對此事件,國家版權局發文稱,各圖片公司要健全版權管理機制,規范版權運營,合法合理維權,不得濫用權利。國家版權局將把圖片版權保護納入即將開展的“劍網2019”專項行動,進一步規范圖片市場版權秩序。

640.webp (7).jpg

在視覺中國事件持續發酵的情況下,作為知名圖片公司,東方IC和其他四家上海圖片類互聯網企業被約談,上海市版權局要求企業加強自查自糾,全面深入查找問題并及時作出整改。相關企業隨后下架五萬張涉嫌“問題”圖片。


不料剛過了三個月,東方IC再次卷入圖片版權糾紛中。


公開資料顯示,東方IC成立于2000年。2016年,上海圖蟲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收購其95%股份,而后者是字節跳動公司(今日頭條)100%控股的公司。東方IC官方微博介紹稱,IC photo是中國領先的視覺創意整合營銷平臺,獨家代理全球300余家著名通訊社及圖片社內容,擁有超萬名簽約攝影師,覆蓋國內外逾1億的高端編輯、創意圖片及視頻、音樂素材,為上千家中外媒體、廣告公司、企業機構提供快速全面的視覺內容及整合營銷服務。據悉,東方IC會通過與圖片社及攝影攝像師合作進行平臺銷售,與攝影攝像師的分成比例為5:5。


和其他知名圖片公司一樣,東方IC近年來一直飽受“維權式營銷”的商業模式、著作權及署名權不統一和版權歸屬存疑的質疑,見諸報端的糾紛不在少數,而不少公司稱最終私下接受了“商業合作”的解決方式。


例如,2018年7月,東方IC起訴百度共計19起侵權案件,共涉及10位東方IC簽約攝影師的76幅作品。7月12日,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對該案作出一審判決,百度全部敗訴,被判賠共計21萬余元。百度隨后表示不服一審判決,將上訴。同時認為,東方IC未通過百度的正規投訴途徑來反映訴求,目前的做法是勒索式商業模式。7月14日,東方IC予以回擊,表示“侵權卻毫不反思的百度不值得尊敬”,認為百度無視常識,文章蠻橫,并表態將持續向百度發起維權訴訟。

640.webp (6).jpg

隨后,談及所謂的“勒索商業模式”,東方IC首席執行官傅劍鋒對媒體表示,東方IC去年(指2017年,筆者注)的訴訟收入占比不到總收入的1%,如果這個商業模式成立,這個比例就不會這么小。而專家表示,認為東方IC是勒索式商業模式和勒索式維權的說法不準確,因為這畢竟是按照法律程序來走的,賠償也是按照相關知識產權的侵權規定。這種模式尚無法確定是否合理,但如果侵權行為的確發生,而且是走法律訴訟程序判定的賠償罰款,這個結果自然應該獲得法律的保護。


其實早在2017年,東方IC就媒體質疑其商業模式問題就發表過公開聲明,聲明稱:個別媒體惡意指責的所謂的維權式銷售并非客觀事實,面對蓄意的指控,我們無所畏懼,將一切“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不論對方是誰,我們都堅信,公道自在人心。

640.webp (5).jpg

著作權和署名權不統一、版權歸屬存疑是東方IC面臨的又一個問題。東方IC在與攝影師簽訂的協議規定,攝影師同意并獨家授權東方IC有權以東方IC的名義單獨維權,并可對維權事宜做出任何獨立決策并獨立實施。而根據我國著作權法規定,網站在使用圖片并對外展示時,原作者擁有署名權。專家表示,作為版權代理平臺的圖庫,是無法完全占有圖片版權的。同時一些圖片的使用權、著作權及署名權本就不統一,版權歸屬存疑,卻被東方IC視為己有,這位諸多問題埋下了隱患。


有的情況則如上文提到的晨報遇到的問題,即東方IC是否擁有此圖片版權是存疑的。在版權歸屬存疑的情況下,那些與東方IC簽署圖片協議的用圖單位,也同樣存在侵權風險。2016年,《健康時報》官微使用了一張茶具圖片被著作權方起訴,盡管其辯稱圖片來自東方IC,且有使用協議,依然敗訴。同年,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在文章中使用了一張建筑圖片被訴侵權,雖然圖片來源于東方IC,但由于其提供的證據不能證明東方IC享有涉案圖片的著作權,該公司同樣遭遇敗訴。

640.webp (4).jpg

更有甚者,東方IC曾被爆出疑似通過下載微博圖片而后剪裁置入圖片庫的新聞。2015年2月,一名乘客在北京地鐵木樨地站進入運營軌道,當場死亡。微博用戶@Freshin拍攝到現場畫面并發布到微博。

640.webp (3).jpg

隨后《新京報》對另外一起地鐵事件報道的配圖,卻是裁掉了上圖右下角賬號水印的圖片,來源署名為“圖/東方IC”。而經過對比,下圖實為上圖的裁剪版。

640.webp (2).jpg

結語

   

東方IC面對的質疑和面臨的困境在圖片供應商中廣泛存在,在我國知識產權保護大環境越來越好的今天,如何推動圖片版權市場更加健康的發展,已經是擺在各參與方面前急需解決的問題。(圖片來源網絡)

拱趴大菠萝辅助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