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裁判文書 > 版權

中融恒盛公司侵害著作權糾紛案申請再審民事裁定書

日期:2019-05-16 來源:法院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書

(2018)最高法民申6061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北京中融恒盛木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苑俊國,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黃虹婷,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左尚明舍家居用品(上海)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顧軍榮,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王小兵,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朱悅,律師。
  

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南京夢陽家具銷售中心。
負責人:劉佳。
  

再審申請人北京中融恒盛木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融公司)因與被申請人左尚明舍家居用品(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左尚明舍公司)、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南京夢陽家具銷售中心侵害著作權糾紛一案,不服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二審法院)(2015)蘇知民終字第00085號民事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中融公司申請再審稱

1.二審法院認定事實的證據不足,認定事實不清。首先,左尚明舍公司在本案中主張權利的客體不明確,且未將該公司“唐韻衣帽間家具”完整呈現,其提交的設計圖稿、版權登記證書、產品照片、銷售合同、宣傳報道等證據在樣式、花色、格局等方面差異較大且均有瑕疵,不能作為其主張權利客體的依據。其次,左尚明舍公司的“唐韻衣帽間家具”抄襲自他人的配件設計,使用通用花色和通用設計,無獨創性和藝術性,不享有著作權。最后,中融公司向法院提交了其被訴侵權產品“唐韻紅木衣帽間”的成套設計證據,其中設計手稿上標有時間及設計者的簽名,可以證明該產品為中融公司獨創,不構成侵權。2.二審法院的認定超出了左尚明舍公司主張保護權利獨創性的范圍。左尚明舍公司將其“唐韻衣帽間家具”的獨創性概括為“花色、配件、中式家具對稱性”三個方面,二審法院不應在此之外另行增加左尚明舍公司要求保護作品的獨創性范圍。綜上,請求法院:撤銷二審判決,依法改判或發回重審,本案全部訴訟費用由左尚明舍公司負擔。
  

本院審查查明,二審法院查明的事實屬實,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


本案再審審查期間的主要爭議焦點為:1.左尚明舍公司在本案中請求保護的權利客體的確定;2.左尚明舍公司的“唐韻衣帽間家具”是否構成受我國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3.中融公司是否侵害了左尚明舍公司主張保護的涉案作品著作權。
  

一、關于左尚明舍公司在本案中請求保護的權利客體的確定問題
  

左尚明舍公司一審訴稱,其于2009年2月1日創作完成“唐韻衣帽間組合柜”家具產品(即“唐韻衣帽間家具”,下同)……“唐韻衣帽間組合柜”系實用藝術品,屬于我國著作權法規定的美術作品范疇。左尚明舍公司是“唐韻衣帽間家具”的著作權人,中融公司侵害了左尚明舍公司對該作品享有的復制權、發行權。左尚明舍公司向一審法院提交了設計圖稿、版權登記證書、產品照片、銷售合同、宣傳報道等證據,用以證明“唐韻衣帽間家具”的創作時間、創作過程并展現該家具的實物外觀。由此可見,左尚明舍公司在本案中主張權利的客體明確,二審判決認定左尚明舍公司在本案中請求保護的權利客體為“唐韻衣帽間家具”正確,本院予以支持。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定左尚明舍公司請求保護的權利客體為“唐韻衣帽間組合柜立體圖案”錯誤,二審法院對此予以糾正并無不當。因此,中融公司關于左尚明舍公司主張權利的客體不明確、在本案訴訟中未將其“唐韻衣帽間家具”完整呈現出來等相關再審理由缺乏事實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二、關于左尚明舍公司的“唐韻衣帽間家具”是否構成受我國著作權法保護作品的問題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以下簡稱《實施條例》)第二條規定:“著作權法所稱作品,是指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并能以某種有形形式復制的智力成果。”《實施條例》第四條第(八)項規定:“美術作品,是指繪畫、書法、雕塑等以線條、色彩或者其他方式構成的具有審美意義的平面或者立體的造型藝術作品。”我國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必須同時具備以下三個一般構成要件:一是必須屬于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的智力創作;二是具有獨創性;三是能以有形的形式復制。受我國著作權法保護的美術作品,除了同時滿足作品的上述一般構成三個要件外,還必須同時滿足美術作品的特殊構成要件:一是由繪畫、書法、雕塑等以線條、色彩或者其他方式構成;二是具有審美意義;三是屬于平面或者立體的造型藝術作品。在我國目前的司法實踐中,實用藝術作品作為美術作品受我國著作權法的保護。我國著作權法所保護的是作品中作者具有獨創性的表達,而不保護作品中所反映的思想本身。實用藝術品本身既具有實用性,又具有藝術性。實用功能屬于思想范疇不應受著作權法保護,作為實用藝術作品受到保護的僅僅在于其藝術性,即保護實用藝術作品上具有獨創性的藝術造型或藝術圖案,亦即該藝術品的結構或形式。作為美術作品受著作權法保護的實用藝術作品,除同時滿足關于作品的一般構成要件及其美術作品的特殊構成條件外,還應滿足其實用性與藝術性可以相互分離的條件:兩者物理上可以相互分離,即具備實用功能的實用性與體現藝術美感的藝術性可以物理上相互拆分并單獨存在;兩者觀念上可以相互分離,即改動實用藝術品中的藝術性,不會導致其實用功能的實質喪失。在實用藝術品的實用性與藝術性不能分離的情況下,不能成為受著作權法保護的美術作品。
  

本案中,左尚明舍公司的“唐韻衣帽間家具”具備可復制性的特點,雙方當事人對此并無爭議。本案的核心問題在于“唐韻衣帽間家具”上是否具有具備獨創性高度的藝術造型或藝術圖案,該家具的實用功能與藝術美感能否分離。
  

首先,關于左尚明舍公司是否獨立完成“唐韻衣帽間家具”的問題。左尚明舍公司向一審法院提交的設計圖稿、版權登記證書、產品照片、銷售合同、宣傳報道等證據已經形成完整的證據鏈,足以證明該公司已于2009年獨立完成“唐韻衣帽間家具”。中融公司主張左尚明舍公司的“唐韻衣帽間家具”系抄襲自他人的配件設計,并使用通用花色和通用設計,因其未提交足以證明其主張的證據,本院對其上述主張不予支持。
  

其次,關于左尚明舍公司完成的“唐韻衣帽間家具”是否具有創作性的問題。從板材花色設計方面看,左尚明舍公司“唐韻衣帽間家具”的板材花色系由其自行設計完成,并非采用木材本身的紋路,而是提取傳統中式家具的顏色與元素用抽象手法重新設計,將傳統中式與現代風格融合,在顏色的選擇、搭配、紋理走向及深淺變化上均體現了其獨特的藝術造型或藝術圖案;從配件設計方面看,“唐韻衣帽間家具”使用純手工黃銅配件,包括正面柜門及抽屜把手及抽屜四周鑲有黃銅角花,波浪的斜邊及鏤空的設計。在家具上是否使用角花鑲邊,角花選用的圖案,鑲邊的具體位置,均體現了左尚明舍公司的取舍、選擇、設計、布局等創造性勞動;從中式家具風格看,“唐韻衣帽間家具”右邊采用了中式一一對稱設計,給人以和諧的美感。因此,“唐韻衣帽間家具”具有審美意義,具備美術作品的藝術創作高度。
  

最后,關于左尚明舍公司“唐韻衣帽間家具”的實用功能是否能與藝術美感分離的問題。“唐韻衣帽間家具”之實用功能主要在于柜體內部置物空間設計,使其具備放置、陳列衣物等功能,以及柜體L形拐角設計,使其能夠匹配具體家居環境進行使用。該家具的藝術美感主要體現在板材花色紋路、金屬配件搭配、中式對稱等設計上,通過在中式風格的基礎上加入現代元素,產生古典與現代雙重審美效果。改動“唐韻衣帽間家具”的板材花色紋路、金屬配件搭配、中式對稱等造型設計,其作為衣帽間家具放置、陳列衣物的實用功能并不會受到影響。因此,“唐韻衣帽間家具”的實用功能與藝術美感能夠進行分離并獨立存在。
  

綜上,左尚明舍公司的“唐韻衣帽間家具”作為兼具實用功能和審美意義的立體造型藝術作品,屬于受著作權法保護的美術作品。二審法院認定“唐韻衣帽間家具”構成具有實用價值的藝術作品受我國著作權法保護并無不當,中融公司關于“唐韻衣帽間家具”不具有獨創性和藝術性,左尚明舍公司對該家具不享有著作權的再審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三、關于中融公司是否侵害了左尚明舍公司主張保護涉案作品著作權的問題
  

判斷被訴侵權產品是否構成侵害他人受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應當從被訴侵權人是否“接觸”權利人主張保護的作品、被訴侵權產品與權利人主張保護的作品之間是否構成“實質相似”兩個方面進行判斷。本案中,首先,根據二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中融公司提供的相關設計圖紙不能完全反映被訴侵權產品“唐韻紅木衣帽間”的設計元素,亦缺乏形成時間、設計人員組成等信息,不能充分證明被訴侵權產品由其自行設計且獨立完成。左尚明舍公司的“唐韻衣帽間家具”作品形成及發表時間早于中融公司的被訴侵權產品。中融公司作為家具行業的經營者,具備接觸左尚明舍公司“唐韻衣帽間家具”作品的條件。其次,如前所述,對于兼具實用功能和審美意義的美術作品,著作權法僅保護其具有藝術性的方面,而不保護其實用功能。判斷左尚明舍公司的“唐韻衣帽間家具”作品與中融公司被訴侵權產品“唐韻紅木衣帽間”是否構成實質性相似時,應從藝術性方面進行比較。將“唐韻衣帽間家具”與被訴侵權產品“唐韻紅木衣帽間”進行比對,二者相似之處在于:整體均呈L型,衣柜門板布局相似,配件裝飾相同,板材花色紋路、整體造型相似等,上述相似部分主要體現在藝術方面;不同之處主要在于L形拐角角度和柜體內部空間分隔,體現于實用功能方面,且對整體視覺效果并無影響,不會使二者產生明顯差異。因此,二審法院認定中融公司的被訴侵權產品與左尚明舍公司的“唐韻衣帽間家具”作品構成實質性相似、中融公司侵害了左尚明舍公司涉案作品的著作權并無不當,中融公司關于其不構成侵害左尚明舍公司著作權的再審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此外,關于中融公司主張二審法院超出審理范圍的問題。二審法院根據“唐韻衣帽間家具”客觀呈現的造型設計,對該家具是否具有獨創性作出綜合判斷并無不當,中融公司關于二審法院超出審理范圍的再審主張缺乏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款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北京中融恒盛木業有限公司的再審申請。
  

審判長秦元明
  審判員李嶸
  審判員吳蓉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法官助理盧瑩
  書記員張晨祎

拱趴大菠萝辅助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