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不正當競爭->法官視點->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反不正當競爭->法官視點->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法官視點 > 反不正當競爭

自我救濟還是商業詆毀? 這家公司拿著勝訴判決卻成了侵權人

日期:2019-09-24 來源:杭州互聯網法院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近日,杭州互聯網法院對原告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與被告臨沂市某電池實業公司商業詆毀糾紛一案作出判決,認定臨沂市某電池實業公司實施的行為構成商業詆毀,依法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及合理支出60萬元的侵權責任。


案情簡介


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與臨沂市某電池實業公司均為電池生產廠商。雙方均擁有相關注冊商標。2017年11月,臨沂市某電池實業公司以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為由在山東省臨沂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臨沂中院)對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提起訴訟。2018年4月,臨沂中院一審判決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構成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不服提起上訴。2019年6月,二審維持原判。


原告:被告散布虛假信息及誤導性信息,破壞了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作為競爭對手的公平交易機會,構成商業詆毀


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起訴稱:臨沂市某電池實業公司在法院終審判決作出前,傳播競爭對手遭遇重大訴訟的信息,散布虛假信息及誤導性信息,明示與其交易存在風險,破壞了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作為競爭對手的公平交易機會,構成商業詆毀。且一審判決也僅認為部分電池商標近似,部分包裝、裝潢構成侵權,而臨沂市某電池實業公司在宣傳中將原告電池整體定性為侵權產品。事實上,原告品牌本身及電池的技術并未被認定為侵權。臨沂市某電池實業公司僅陳述了部分事實,不惜虛構歪曲夸大,引發經銷商和消費者的錯誤聯想,誤導相關公眾對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作出負面評價。前述行為亦構成商業詆毀。故訴至法院,要求停止侵權、賠禮道歉、賠償損失300萬元及合理開支10萬元。


被告:被告行為客觀、真實,且均在合理合法限度內,屬于自我救濟行為,未構成詆毀


臨沂市某電池實業公司答辯稱: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長期生產、銷售與臨沂市某電池實業公司系列電池產品近似包裝、裝潢的產品,導致消費者和公眾極易產生混淆。在一審判決認定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構成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后,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無視判決結果和客觀事實持續實施侵權行為,迫使臨沂市某電池實業公司不得不采取系列行為向經銷商和客戶不斷警示侵權產品、重申自身電池品牌形象,且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至今未停止侵權產品的生產和銷售。以上事實均說明臨沂市某電池實業公司向各經銷商發出的侵權告知函是正當的、也是十分必要的。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不正當競爭行為本身侵犯臨沂市某電池實業公司的合法權利,侵權產品的“商品聲譽”不應受到法律的維護。臨沂市某電池實業公司的行為不僅客觀、真實,且均在合理合法限度內,屬于自我救濟行為,未構成詆毀。


法院判決


究竟是自我救濟還是商業詆毀? 


法院經審理認為,在法院尚未作出生效裁判,也沒有其他任何執法機構對原告品牌電池構成侵權作出認定前,臨沂市某電池實業公司即對外宣稱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已構成商標侵權、外觀侵權、誤導消費者等多項罪名,將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生產的全部產品歸為侵權產品,將其品牌電池表述為假貨,并對法院裁判、行政機關執法等行為進行片面描述和引人誤解的宣傳,屬于編造、傳播虛假信息或誤導性信息的行為。該行為損害了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的商業信譽和商品聲譽,違反了《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一條的規定,構成商業詆毀。綜合考慮主觀惡意、侵權時間、侵權方式、影響范圍等因素,依法判決被告停止侵權、賠償損失及合理支出60萬元。


法官說法


權利人將尋求權利保護救濟的過程以及結論是否可以公布于眾?


權利人將尋求權利保護救濟的過程以及結論,客觀地、正當地公布于眾,這種行為屬于依法行使其合法權利的范疇,并無不妥。任何單位或個人如果侵犯他人合法權利,就應當承受權利人以及社會公眾對其侵權行為的批評和披露,這種正當的否定性評價是維系法律權威和法律權利不可或缺的。但是權利人必須依法行使自己的權利,不能假借行使維護權利的名義違背誠實信用,侵害他人合法權益。


具體分析 


一是經營者應遵循誠實信用和公認的商業道德,在商業宣傳時做出的評論應出于正當目的,秉承客觀、公正、真實和審慎的態度。


如果經營者為了謀求自身競爭優勢,散布虛假事實或做出引人誤解的宣傳,使社會公眾對其他經營者產生誤解、質疑和偏見,或者產生負面印象和負面評價,從而造成經營者的商業信譽和商品聲譽受損的,構成商業詆毀。具有競爭關系的經營者,由于其面對的消費群體一致,市場份額存在此消彼長的關系,言論不當很容易造成競爭對手的損害,因而尤其需要高度注意,謹慎而為。本案中,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與臨沂市某電池實業公司同為電池生產企業,兩家企業面向的消費者為同一群體,經銷商亦存在部分交叉,存在同業競爭關系。臨沂市某電池實業公司有針對性的向原告品牌電池的經銷商發出停止銷售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電池的警示信息,并通過向自身經銷商發放獎勵、贈品的形式鼓勵舉報銷售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產品的行為,并同時發布了虛假和引人誤解的信息,達到排擠競爭對手的目的。臨沂市某電池實業公司的上述行為不正當地干預了市場選擇,造成競爭對手商業聲譽、利益受損,構成商業詆毀。


 二是法院未生效的判斷屬于司法未決事實。


通常情形下,判決書應由作出相應文書的法院予以公布或授權相關的公共媒體進行公布。法律之所以禁止將未定論的事實進行傳播、散布,一方面防止對市場秩序造成的沖擊和損害,另一方面避免因此脫離事實本身的不定論、不確定的性質,從而損害競爭對手或消費者的合法權益。經營者在法律文書未生效情況下將裁判文書予以公布,并作出扭曲、夸大的表述,或者沒有客觀公允地表述其“未定論”的狀態,故意將未定論的狀態作為已經定論的事實進行宣傳散布的,勢必會導致相關公眾誤解,破壞競爭對手的正常活動,損害了競爭對手的商譽,構成商譽詆毀。


本案中,臨沂市某電池實業公司在一審判決尚未生效時,即在對外函件中稱“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品牌電池在性質上屬于冒充注冊商標”、“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長期以來模仿抄襲使用我司知名商品特有包裝裝潢,欺騙消費者,且在推銷過程中惡意詆毀,屬于不正當競爭行為”“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長期模仿國內多家知名電池企業的包裝設計”“臨沂市某電池實業公司已經在法院取得勝訴” “ 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無論如何加大市場投入,其生產、銷售侵權產品都屬于違法行為,各地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的品牌電池經銷商銷售此侵權產品也屬于違法行為”等。很容易使相關公眾誤認或者聯想到法院或者行政機關對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冒充注冊商標、惡意詆毀競爭對手、欺騙消費者等侵權行為已經作出定論。


事實上,一審判決僅針對原告品牌電池中的幾款產品作出侵權認定,并非全部產品,且侵權涉及的是外包裝的問題。臨祈市某電池實業公司的表述很容易使相關公眾對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作出遠超判決認定范圍的負面評價。雖然臨沂市某電池實業公司在《停止侵權告知函》后附有一審判決書全文,但相關公眾并不必然會完整瀏覽該判決書,或者會認為臨祈市某電池實業公司之行為系對該判決的提煉、概括,從而誤導社會公眾。臨祈市某電池實業公司公布未生效判決并且進行引人誤解的宣傳行為構成商業詆毀。


三是即使某一事實是真實的,但由于對其進行了片面的引人誤解的宣傳,仍會對競爭者的商業信譽或商品聲譽造成損害。


本案中,被告在描述原告遭遇訴訟及行政調查時,未能如實反映事件全貌,而是將未生效判決描述為已經勝訴,可以作為執法依據;將工商行政部門采取的證據保全措施描述為行政查處行為;將民事責任夸大為行政責任、刑事責任;將部分產品商標侵權夸大為全部產品等。客觀上使相關公眾對杭州某電池有限公司的企業形象及產品質量產生不應有的不良印象,影響相關公眾的選擇。因此,即使經營者認為其確有依據,亦應通過正當的法律途徑予以解決。在此之前,以任何方式發布具有明確指向性、傾向性的,并可能對競爭對手正常的生產經營產生不利影響的申明、發布會等行為,超越了正當維權和商業評論的范圍,應視為通過使消費者對競爭對手的產品或服務產生先入為主的印象從而獲取競爭優勢的不正當行為,屬于編造、傳播虛假或誤導性信息范疇,均應當為法律所禁止。

拱趴大菠萝辅助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