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標->法官視點->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商標->法官視點->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法官視點 > 商標

產品原料與成品是否構成類似商品的判斷

——評金紐曼思訴紐曼斯等商標侵權糾紛案

日期:2019-09-19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作者:范靜波,左合鵬 瀏覽量:
字號:

【案號】


(2017)滬0115民初40538號


(2018)滬73民終408號


【裁判要旨】


成品與原料通常位于商品流通的上下游,但成品與原料是否構成類似商品仍應根據司法解釋的相關規定,從功能、用途、生產部門、銷售渠道、消費對象,或者相關公眾的一般認知角度去判斷,《商標注冊用商品和服務國際分類表》《類似商品和服務區分表》可以作為參考,但不能據此當然地認為成品與原料間不構成類似商品。


【案情簡介】


紐曼思控股有限公司是“紐曼思”及“紐曼斯”商標的商標權人,“紐曼思”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為第29類的食用水生植物提取物、人食用魚粉、牛奶飲料(以牛奶為主的)、奶茶(以奶為主)、奶粉、食用油脂、食品用膠、食物蛋白、以果蔬為主的零食小吃、牛奶制品,“紐曼斯”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為第29類的食用水生植物提取物。食用水生植物提取物編號為290002,在新發布的《類似商品和服務區分表》(第十一版)(下稱區分表)中該編號的商品已變更為食用海藻提取物。2017年5月2日,紐曼思控股有限公司將前述商標獨占性授權原告金紐曼思(上海)食品有限公司(下稱金紐曼思公司)使用。金紐曼思公司在京東商城等網絡購物平臺的主營品牌為金紐曼思及紐曼思(Nemans),商品主要為紐曼思DHA藻油軟膠囊、紐曼斯DHA海藻油膠囊,其配料主要成分為DHA藻油。金紐曼思公司的上述商品在市場中具有一定的知名度。


紐曼斯營養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下稱紐曼斯公司)、武漢奧米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奧米加公司)、安士生物科技(中山)有限公司(下稱安士公司)在京東商城等網絡購物平臺銷售的商品為紐曼斯(Neuromins)DHA硅油凝膠糖果(孕婦型及兒童型),并在其官方網站、名為“紐曼斯”的微博號和微信公眾號上宣傳以“紐曼斯”作為標識的上述商品。紐曼斯公司、奧米加公司、安士公司的商品上標注“美商紐曼斯”及“Neuromins”標識,其中對“紐曼斯”標識進行了突出使用。在商品的外包裝及廣告宣傳中,使用了“源自純凈藻類,高純度植物性專利DHA藻油”表述。


原告認為,被控侵權商品與原告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食用水生植物提取物”類別屬于相同商品,即使不構成相同商品,亦構成類似。因此,三被告在相同或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原告注冊商標相同的標識,構成商標侵權。被控侵權商品與原告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食用油脂、人食用魚粉、牛奶飲料(以牛奶為主)、奶粉食品用膠、食物蛋白”類別構成類似商品。三被告認為,被控侵權商品屬于類似商品和服務區分表中的人用膳食補充劑,并且DHA藻油膠囊系成品,其與水生植物提取物是成品與原料間的關系,兩者不可能構成相同或類似商品。


一審法院認為,首先,被控侵權商品中的主要原料之一DHA藻油是否屬于食用水生植物在科學上存在爭議。例如在生物學上,有學術觀點認為,生物的分類除了植物和動物之外,還存在其他的生物類別,而藻類并不屬于植物。其次,商品在流通環節中的主要樣態為糖果或膳食補充劑,也與水生植物提取物明顯不同,屬不同的商品類別。作為已加工完成商品和商品生產原料,兩者在功能、用途、生產部門、銷售渠道、消費對象等方面均不相同,相關公眾一般不會認為其存在特定聯系、容易造成混淆,故兩者不構成相同或類似商品。一審判決駁回原告的全部訴訟請求。二審法院認為,藻類系一種水生植物是相關公眾的普遍認知,并且根據司法解釋有關類似商品的判斷規則,從相關公眾的一般認識而言,被控侵權商品DHA藻油凝膠糖果與涉案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食用水生植物提取物”構成類似商品。因此,三被告構成商標侵權。


【法官評析】


本案中,原告注冊商標核定使用范圍中的“水生植物提取物”通常是作為商品原料,而非直接面向最終消費者的最終產品,以DHA藻油為主要原料的DHA藻油凝膠糖果和作為商品原料的“食用水生植物提取物”是否構成類似商品,是本案需要解決的法律問題。


一、類似商品和服務的判斷原則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一條、第十二條規定,類似商品是指在功能、用途、生產部門、銷售渠道、消費對象等方面相同,或者相關公眾一般認為其存在特定聯系、容易造成混淆的商品。認定商品或者服務是否類似,應當以相關公眾對商品或者服務的一般認識綜合判斷;《商標注冊用商品和服務國際分類表》《類似商品和服務區分表》可以作為判斷類似商品或者服務的參考。


司法解釋的上述規定意在強調在商標侵權判斷中,類似商品的認定應當更為關注商品的社會屬性,而非商品的自然屬性,即應以相關公眾對商品或服務的一般認識來判斷商品或服務是否類似,其最終的落腳點是相關公眾是否會對產品來源產生混淆或誤認。所謂相關公眾的一般認識,是指相關市場的一般消費者對商品的通常認知和一般交易觀念,不受限于商品本身的自然特性;所謂綜合判斷,是指相關公眾在個案中的一般認識,與商品交易中的具體情形以及司法解釋規定的判斷商品類似的各要素結合在一起從整體上進行考量。


二、原料和成品是否構成類似商品判斷的考量因素


通常情況下,原料和成品之間因功能用途、購買對象、銷售渠道的不同,因而不構成類似商品。例如,在“亨斯邁”案中,最高人民法院認為,成品(終端產品)和主要原料(上游原料)位于商品流通關系的上下游,原料的功能和用途之一是為了制造成品,成品的功能和用途因不同成品而不同,原料的消費對象有時恰恰是成品的生產者,成品的消費對象一般不會去直接購買原料,成品和原料的生產部門和銷售渠道也有一定差別。因此,在一般情況下,成品和原料在功能、用途、生產部門、銷售渠道、消費群體等方面存在較大差異,不構成類似商品。


在上述案例中的原料與成品關系具有典型性,但有關原料和成品間是否構成類似商品,在個案中仍應該根據司法解釋的相關規定,從功能、用途、生產部門、銷售渠道、消費對象或者相關公眾的一般認知角度進行判斷,不能當然地認為成品與原料間必然不構成類似商品。在特定情形下,原料和成品也有可能構成類似商品。例如:成品的功能和用途由其主要原料決定的,此情形下不同的成品形態并不改變其主要功能用途時,消費者購買相關產品時主要關心的不是具體的成品,而是其中決定其功能用途的主要原料;原料和成品具有相同的生產部門、銷售渠道及消費群體的;在成品的介紹和宣傳中突出其原料,使相關公眾認為其存在特定關聯的。具體到本案。首先,關于有關藻類是否屬于植物在生物學界有不同觀點,但是類似商品判斷主要根據相關公眾對商品或者服務的一般認識,而非所屬科學領域的學術觀點。類似商品判斷主要根據相關公眾對商品或者服務的一般認知,而非所屬科學領域的學術觀點。本案所涉商品DHA藻油凝膠糖果屬于大眾消費品,基于普通消費者的知識儲備,通常并不知曉在植物和動物之外還有其他的生物學分類,相關公眾更普遍的認知是將藻類作為一種水生植物。其次,本案被控侵權商品為DHA藻油凝膠糖果,藻油是其主要原料。在商品名稱的設定上,該產品將原料藻油作為產品名稱的組成部分;在商品的外包裝及廣告宣傳中,使用了“源自純凈藻類,高純度植物性專利DHA藻油”表述;在商品流通環節,被控侵權商品通常被分類為母嬰商品類別。消費者購買DHA藻油凝膠糖果產品主要目的是攝取該產品中的藻油成分,制成膠囊只是為更適于消費者進行服用,因此,基于相關公眾的一般認知,DHA藻油凝膠糖果與藻油并沒有實質性的差異,兩者構成類似商品。綜上,由于相關公眾普遍認知藻類作為一種水生植物,且DHA藻油凝膠糖果與藻油構成類似商品的情況下,被控侵權商品DHA藻油凝膠糖果與涉案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食用水生植物提取物”亦構成類似商品。


(上海知識產權法院 范靜波 左合鵬)

拱趴大菠萝辅助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