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利->法官視點->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專利->法官視點->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法官視點 > 專利

專利民事侵權程序中可對權利要求存在的錯誤予以修正

日期:2019-05-30 來源:江蘇知產視野 作者:張曉陽 瀏覽量:
字號:

南通啟重潤滑設備有限公司訴啟東德樂潤滑設備有限公司侵害發明專利權糾紛案。本案涉及的主要問題是涉案專利權利要求中是否存在錯誤、是否可以在專利民事侵權程序中對該明顯錯誤進行修正、并依據修正后的權利要求確定專利權保護范圍。


傳統觀點認為,專利民事侵權程序中應當遵循專利權有效性原則,只需要按照全面覆蓋原則的要求,判斷被訴侵權技術方案是否包含了與專利權利要求中所有技術特征相同或等同的技術特征,對于權利要求是否存在錯誤,法院不宜在民事侵權程序中予以認定并直接予以修正,而應通過專利行政程序予以解決[1]。這樣分工明確的處理方式,使得專利民事與行政程序各司其責,能夠最大程度地保證專利糾紛解決的專業性和整個專利體系運行的有序性。但在另一方面,如果專利民事侵權程序中發現的權利要求中的錯誤只能另行通過行政程序來解決,則無疑會增加權利人的訴累、導致行政和司法資源的無謂消耗。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最高法院專利法司法解釋二的規定[2],在專利民事侵權程序中,人民法院可以根據說明書及附圖,對權利要求書中存有歧義的文字進行解釋,確認其準確含義,而相關法院規范性意見對于法院可以在專利民事侵權程序中修正權利要求亦持積極態度[3]。然而,司法實踐中卻鮮見在專利民事侵權程序中明確認定權利要求中的某項用語存在錯誤并根據說明書予以修正的案例,究其原因,除了權利要求存在用語錯誤的情況本身較為少見之外,要準確認定權利要求中存在錯誤,并予以修正,需要對專利技術方案的實現機理有非常深入的理解,這對于審理專利民事侵權案件的法院提出了較高要求。因為專利民事侵權案件審理過程中,對于占比較高的相同侵權判定而言,一般只需要將被訴侵權技術方案與專利權利要求中的每一項技術特征進行一一比對即可,相對而言,對于專利技術方案實現機理理解的深入度要求并不高,這對于主要是結構性特征的產品權利要求尤為如此,除非對于某些技術特征需要作等同認定,或者需要依據其發明目的進行解釋時,才需要對專利技術方案的實現機理作深入分析。因此,當涉及到權利要求中存在特定用語錯誤問題時,審理專利民事侵權的法院傾向于通過權利要求解釋的方式賦予相關用語正確的含義,而避免直接認定某個特定用語錯誤并進行修正(這種方式本質上屬于專利確權機關的職權范圍)。


值得關注的是,本案所涉專利技術為一種自動液壓換向閥,結構較為復雜,二審法院依據涉案專利說明書,對專利技術方案實現機理進行了充分闡述,在此基礎上認定權利要求中的特定用語存在錯誤,并對此予以修正。本案不僅對于司法解釋相關條文的適用具有案例參考價值,同時亦符合當前簡化程序、尋求糾紛實質性解決的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的改革方向。


專利民事侵權程序中可對權利要求存在的錯誤予以修正


——南通啟重潤滑設備有限公司訴啟東德樂潤滑設備有限公司

侵害發明專利權糾紛案

江蘇高院:張曉陽


【裁判要旨】


權利要求特定用語的表述存在明顯錯誤,本領域普通技術人員能夠根據說明書和附圖的相應記載明確、直接、毫無疑義地修正權利要求的該特定用語的含義的,應根據修正后的含義進行解釋。


【案件信息】


一審:南京中院(2016)蘇01民初234號民事判決;

二審:江蘇高院(2016)蘇民終1400號民事判決書。


【案情摘要】


南通啟重潤滑設備有限公司(簡稱啟重公司)擁有名稱為“自動液壓換向閥”專利號為ZL200810024742.2的發明專利(簡稱涉案專利),其認為啟東德樂潤滑設備有限公司(簡稱德樂公司)通過網絡銷售渠道銷售自動液壓換向閥產品(簡稱被控侵權產品)的行為嚴重侵害了啟重公司的專利權,給啟重公司造成了巨大經濟損失,故訴至法院,請求判令:1.德樂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銷售、許諾銷售、使用等一切侵害啟重公司涉案專利權的行為;2.德樂公司向啟重公司賠償經濟損失及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費用100萬元。


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為:自動液壓換向閥,包括閥體、液壓控制機構、壓力表和底座,所述液壓控制機構設于閥體上部中央,兩只壓力表置于閥體上部左右兩邊的接座上,接座和油路相通,所述閥體前壁設有出油口A和出油口B,閥體后壁設有進油口P和回油口R,所述閥體內部設有兩個活塞腔,腔內分別置有主活塞和控制活塞且端部分別留有空隙,所述液壓控制機構、主活塞腔與控制活塞腔通過閥體內的油路連通,所述油路分別通向進油口P、出油口A、出油口B和回油口R,其特征在于所述油路連接關系如下:進油口P與主活塞腔中部連通;所述出油口A和出油口B分別與主活塞腔內的中左部和中右部連通,出油口A還與控制活塞腔的左端連通,出油口B還與控制活塞腔的右端連通;回油口R與主活塞腔及控制活塞腔連通;液壓控制機構底部與主活塞腔中部連通,以下形成主油路;液壓控制機構的活塞處設有支油路,支油路兩端與控制活塞腔中部連通;控制活塞腔的中左部與主活塞腔左端連通,控制活塞腔的中右部與主活塞腔的右端連通。


因被控侵權產品的封閉性及需要觀察其內部的結構,一審法院應啟重公司請求組織雙方當事人于2016年6月22日至23日將被控侵權產品送至南京聯合模具公司進行切割。啟重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在現場進行了監督。德樂公司及其委托代理人在接到一審法院的事先通知后明確表示不到現場,在實際切割期間也沒有到達現場監督。


【法院認為】


一審法院認為,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前序部分的技術特征在被控侵權產品上均有體現;對于油路連通關系部分,經過啟重公司現場演示和庭后書面三維演示,可以認定也是相同的。因此,被控侵權產品技術方案落入了涉案專利權的保護范圍。


一審判決:啟東德樂潤滑設備有限公司停止侵權并賠償南通啟重潤滑設備有限公司經濟損失50萬元。


德樂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二審中,啟重公司主張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中的技術特征“出油口A還與控制活塞腔的左端連通,出油口B還與控制活塞腔的右端連通”存在文字筆誤,應修正為“出油口A還與控制活塞腔的右端連通,出油口B還與控制活塞腔的左端連通”。


對此二審法院認為,權利要求特定用語的表述存在明顯錯誤,本領域普通技術人員能夠根據說明書和附圖的相應記載明確、直接、毫無疑義地修正權利要求的該特定用語的含義的,應根據修正后的含義進行解釋。本案中,根據說明書對涉案專利工作原理的說明,可以確認:涉案專利能夠實現自動換向這一基本功能的前提條件是,出油口A與主活塞腔內的中左部(或者中右部)連通,同時出油口A必須與控制活塞腔的右端(或者左端)連通;出油口B與主活塞腔內的中右部(或者中左部)連通,同時出油口B必須與控制活塞內的左端(或者右端)連通。形象地說,只有當出油口A和B分別與主活塞腔、控制活塞腔端部之間是交叉連接,而不是同側連接時,才有可能實現油路的自動換向這一基本功能。具體理由如下:


在同側連接的情況下,如同權利要求1所表述的那樣,即“出油口A與主活塞腔的中左部連通,同時出油口A還與控制活塞腔的左端連通”“出油口B與主活塞腔內的中右部連通,同時出油口B還與控制活塞腔的右端連通”,并且假設初始狀態為主活塞在閥體左側(假設主活塞在閥體右側的初始狀態所得到的分析結果一樣),此時,壓力油從進油口P進主活塞內腔道,內腔道的壓力油經出油口A流出,同時壓力油經另一通道作用在控制活塞左端,使控制活塞處于閥體右側,控制活塞左側被壓力油封死,當主活塞內腔上的壓力油(出口壓力)克服彈簧對活塞19的作用力后,活塞19壓力油打開,壓力油經過支油路和控制活塞腔的中右部作用在主活塞右側(控制活塞腔的中右部與主活塞腔的右端是連通的),導致主活塞無法右移,進油口P與出油口B被主活塞隔離,壓力油仍然只能從進油口P進主活塞,從出油口A流出,無法實現油路自動換向的功能。但是,在交叉連接的情況下,也就是將權利要求1中的相關部分修正為“出油口A還與控制活塞腔的右端連通”“出油口B還與控制活塞腔的左端連通”,則能夠實現油路自動換向的功能,具體過程可以參見說明書“本發明的工作原理”部分,不再贅述。需注意的是,由于結構對稱,出油口A和B的名稱可以互換,即說明書附圖6、7中標注的出油口A和出油口B只需互換標注,即與上述交叉連接的情況一致。


由此可見,雖然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的技術特征“所述出油口A和出油口B分別與主活塞腔內的中左部和中右部連通,出油口A還與控制活塞腔的左端連通,出油口B還與控制活塞腔的右端連通”清楚地表達了連接關系,但這種連接關系是無法實現油路自動換向這一發明的基本功能,而本領域普通技術人員能夠根據說明書和附圖的相應記載明確、直接、毫無疑義地確定權利要求1中出油口與主活塞腔、控制活塞的同側連接關系存在明顯的表述錯誤,實際應為交叉連接關系,故根據司法解釋的相關規定,對于啟重公司關于權利要求1存在筆誤,相關特征應修正為“出油口A還與控制活塞腔的右端連通,出油口B還與控制活塞腔的左端連通”的主張予以支持,并按照修正后的權利要求確定專利權利要求的保護范圍。與修正后的權利要求1相比,被控侵權產品相應技術特征完全相同(比對過程詳見判決書),落入涉案專利權利要求的保護范圍。


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一審合議庭:徐 新 薛 榮 雒 強

二審合議庭:施國偉 張曉陽 顧正義


注:


[1]由于我國并無授權后修改程序,專利權人只能提起無效程序修改權利要求中特定用語的錯誤。


[2]《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犯專利權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四條規定:權利要求書、說明書及附圖中的語法、文字、標點、圖形、符號等存有歧義,但本領域普通技術人員通過閱讀權利要求書、說明書及附圖可以得出唯一理解的,人民法院應當根據該唯一理解予以認定。


[3]《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專利侵權判定指南(2017)》第13條規定:對權利要求的解釋,包括但不限于澄清、彌補和特定情況下的修正三種形式,即當權利要求中的技術特征所表達的技術內容不清楚時,澄清該技術特征的含義;當權利要求中的技術特征存在瑕疵時,彌補該技術特征的不足;當權利要求中的技術特征之間存在矛盾等特定情況時,修正該技術特征的含義。

拱趴大菠萝辅助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