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互聯網->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人工智能->互聯網->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互聯網 > 人工智能

對人工智能軟件生成物司法規制的思考

日期:2019-06-28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作者:盧正新 瀏覽量:
字號:

近年來,人工智能成為人們關注焦點之一。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結了一起涉及人工智能生成物的著作權糾紛案件,筆者有幸擔任該案的主審法官,在此,就案件審理過程做一下簡單介紹。


該案中,原告利用人工智能軟件制作了《影視娛樂行業司法大數據分析報告》,被告未經許可在其經營的平臺上進行了發布,原告認為被告的行為侵害了其作品的信息網絡傳播權等權利。審理中,被告抗辯的理由之一是,涉案分析報告內容是應用人工智能軟件自動生成的,不屬于著作權法的保護范圍。針對雙方爭議事實,法庭主持雙方進行勘驗發現,登錄相應的分析軟件,設置檢索條件、關鍵詞后進行搜索,點擊“可視化”功能鍵,即可生成大數據分析報告,包括相應圖形及數據分析報告。


法庭經審理認為,相關圖形不符合圖形作品的獨創性要求,不構成作品;相關分析報告符合文字作品的形式要求且具有一定的獨創性,但不是自然人創作,亦不構成作品。


此案是人民法院首次受理的軟件智能生成內容的著作權糾紛,審理過程,也是對人工智能和大數據應用時代背景下著作權保護問題的有益探索。通過實踐,筆者對案件本身以及人工智能生成物的司法規制有以下思考:


第一,法庭認為軟件生成的文字內容體現出針對相關數據的選擇、判斷、分析,具有一定的獨創性。但是,根據現行法律規定,文字作品應由自然人創作完成。雖然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計算機軟件智能生成物在內容、形態,甚至表達方式上日趨接近自然人,但根據現實的科技及產業發展水平,若在現行法律的權利保護體系內可以對此類軟件的智力、經濟投入予以充分保護,則不宜對民法主體的基本規范予以突破。故法庭認定,自然人創作完成仍應是著作權法上作品的必要條件。


涉案分析報告的生成過程有兩個環節由自然人作為主體參與:一是軟件研發環節;二是軟件使用環節。法庭認為,軟件研發者沒有輸入關鍵詞進行檢索,該分析報告并未傳遞軟件研發者思想、感情的獨創性表達,故不應認定該分析報告為軟件研發者創作完成。同理,軟件用戶僅提交了關鍵詞進行搜索,應用“可視化”功能自動生成的分析報告,亦非傳遞軟件用戶思想、感情的獨創性表達,故該分析報告亦不宜認定為使用者創作完成。因此,軟件研發者和使用者均不應認定為該分析報告的作者。


在此基礎上,法庭認為,分析報告系人工智能軟件利用輸入的關鍵詞與算法、規則和模板結合形成的,某種意義上講可認定是人工智能軟件“創作”了該分析報告。但是由于分析報告不是自然人創作的,因此,即使人工智能軟件“創作”的分析報告具有獨創性,該分析報告仍不是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也不能認定人工智能軟件是作者并享有著作權法規定的相關權利。


第二,在不予認定人工智能軟件生成的分析報告構成作品的情況下,我們對分析報告在應用過程中的一些問題進行探討。


首先是署名問題。法庭認為,軟件研發者、使用者,都不能以著作權法意義上作者身份進行署名,但從保護公眾知情權、維護社會誠實信用和有利于文化傳播的角度出發,在分析報告中添加生成軟件或研發者、使用者的標識有一定現實意義。一方面避免了他人將人工智能軟件生成物作為其創作的作品對外主張權利,造成不必要的混亂;另一方面也有利于上述生成物傳播,實現應有的社會價值。在本案中,基于雙方的爭議焦點,法庭并沒有對采用何種方式表明軟件研發者、使用者身份進一步探討;但在另外一起案件中,法庭對互聯網上傳播的作品應用浮水印技術進行了探討,就本案來說,也可以應用水印技術進行必要標注。


其次是人工智能軟件生成物的權利人判斷。法庭認為,雖然人工智能軟件生成物不構成作品,但并不妨礙其可以進入公有領域,并被公眾自由使用。生成物的產生既凝結了軟件研發者的投入,也凝結了軟件使用者的投入,如果不賦予投入者一定的權益保護,將不利于對投入成果的傳播,從而無法發揮其效用。


在具體確認權利人的選擇上,法庭認為,對于軟件研發者來說,其利益可通過收取軟件使用費用等方式獲得,其開發投入已經得到相應回報;且分析報告系軟件使用者根據不同的使用需求、檢索設置而產生的,軟件研發者對其缺乏傳播動力。因此,如果將生成物的相關權益賦予軟件研發者享有,軟件研發者并不會積極應用,反而不利于文化傳播和科學事業的發展。


對于軟件使用者而言,其基于自身需求設置關鍵詞并生成了人工智能軟件生成物,且通過付費等方式進行了必要的經濟投入,其具有進一步使用、傳播分析報告的動力和預期。因此,應當激勵軟件使用者的使用和傳播行為,將分析報告的相關權益賦予其享有。


(作者系北京互聯網法院綜合審判一庭庭長 盧正新)

拱趴大菠萝辅助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