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動態->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律師動態->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律師動態
NotFoundChannelException 未發現欄目,欄目或被刪除 拱趴大菠萝辅助神器

《南方都市報》采訪徐新明律師:“炫富短視頻制造術”調查:賣家按需搬素材,“定制富人”成產業

日期:2019-08-22 來源:南方都市報 作者:秦楚喬,諸未靜 瀏覽量:
字號:

750x235_5d5debbf275eb.jpg

路虎瑪莎拉蒂法拉利換著開、在世界各地旅游放松、在星級酒店吃早餐、劉德華從你身邊走過、成堆的現金擺放在茶幾上……你一定在社交平臺上看到過這樣的視頻和圖片,是否會疑惑為何富人那么多?


然而,這種生活并非只屬于真富人。 南都記者調查發現,最低只要1元即可成為“定制富人”,買到豪車、豪宅、百萬現金、巨額轉賬的炫富短視頻。部分賣家還從多家短視頻平臺“搬運”成品,有賣家稱成為出售炫富短視頻的代理可年入10萬。


輕而易得的炫富短視頻背后,有PUA(Pick-up Artist,即“把妹達人”)導師用其提升朋友圈形象,虛假展示自己的“美好”生活。還有詐騙團伙利用炫富照片及視頻冒充“白富美”,誘騙他人在非法平臺投資,騙取金額超千萬。


“虛假炫富短視頻產業鏈的形成,不利于互聯網經濟的健康發展,更是對社會誠信觀念的巨大挑戰。”對此,浙江大學光華法學院互聯網法律中心主任高艷東表示,有的人購買炫富短視頻是出于虛榮心,還有一種是給實施違法犯罪行為創造條件。


“搬運”而來的炫富視頻1元可買,可見其他視頻平臺水印


社交軟件的普及讓更多人有了展示的窗口,“定制富人”也隨之而來。


“炫富”這一關鍵詞已經被部分電商平臺屏蔽,但通過變換其他的關鍵詞仍可以找到提供“定制炫富”服務的賣家。南都記者搜索發現,以“短視頻小視頻”“跑車視頻”等關鍵詞可以找到各類炫富視頻,標價從1元至100元不等。


750x991_5d5dec738c062.jpg


有二手賣家提供“正品擺拍”服務。


一家名為“雪*創意設計”店鋪的賣家表示,可以提供多種內容的炫富視頻,長度都在10秒左右,標價9.9元。據介紹,買家可以自行選擇視頻內容,包括ATM機大額轉賬圖片、購買新車或者成堆現金的畫面,視頻中的落款處都可以根據買家的要求更改姓名。


另一家名為“紅海*生活服務”的店鋪里,南都記者拍下了標價為1元的視頻后,經客服邀請加入了一個“微視頻精選”的微信群,群內的工作人員每天會不間斷地發布200條左右的視頻,平均1小時有10人進群。買家偶爾也會在群中提要求,如“有沒有大額現金的視頻”“買別墅過程視頻”“明星陪吃飯視頻”等。


除了炫富視頻,群里還會發布影視劇剪輯、搞笑、恐怖等類型的視頻。南都記者發現,群內發布的大量視頻都來自各家短視頻平臺,這當中大部分視頻的Logo都被打上了馬賽克,但也有一些logo非常明顯。新聞資訊類視頻主要來自各地電視臺節目的錄屏畫面,搞笑和炫富視頻還留有懂車帝、西瓜視頻、騰訊視頻的Logo。例如,一段時長59秒的視頻中,右上角“西瓜視頻”的Logo十分顯眼,視頻左上角還被加上了“編號2689”的字樣。


“如果賣家發布的短視頻包含其他平臺水印,那可以證明此類短視頻不是賣家原創,短視頻可能歸屬于打上水印的平臺。至于非賣家原創的視頻,如果買家購買后在網絡上進行傳播,有被短視頻權利人指控侵權的風險。”知識產權律師、北京市銘泰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徐新明表示,無論短視頻是否構成受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或是“錄像制品”,賣家在未經權利人允許的情況下進行網絡傳播都有一定的侵權風險。


二手平臺可購正品擺拍圖,有賣家招代理稱最少“年入10萬”


除了“搬運”視頻之外,在二手交易平臺上,也有賣家以5元的價格提供炫富視頻和圖片的擺拍。


“我自己拍的照片都是私有物品,可以按照你的想法擺拍,都是專柜正品。要求自己說,拍著玩,照片不夠還可以拍視頻。”一位賣家表示,自己并不是專門做這門生意,所有的拍攝物品包括車、名牌包、化妝品等都是私人物品。


南都記者注意到,有三個提供現金、豪車、奢侈品視頻的二手賣家都顯示來自河北滄州一家名為“三合”的公司,其中兩家標價80元,一家標價70.4元。


其中一位賣家表示,可提供現金和豪車視頻,車型還可以自行選擇,“最新款路虎、寶馬、奧迪隨意挑選,都是實拍。”這名賣家稱,單拍一個現金視頻的價格是188元。


1080x1178_5d5decc7123b1.jpg



他建議,可以購買“三件套組合”,即花400元可以打包買下“300萬現金+實拍+豪車實拍+實拍奢侈品圖片”,個人信息可以按照買家要求添加,加錢還可以加入買家的聲音。當被問及視頻制作和交付時間時,他表示第二天去銀行取了現金就可以馬上拍,“花不了多少時間,就是取這么多現金比較費時間。”


這名賣家還表示,目前在電商平臺上出售炫富視頻、顯示來自“三合公司”相關的賣家都是他的“下線”,如果想成為代理,只需要交288元代理費。作為下線,代理可以自己發展客戶,所有視頻由該賣家統一制作完成后傳回。


被問到做代理一年大概能賺多少錢時,他表示“10萬最少”。


有App可制作炫富視頻,生成自定義轉賬截圖僅需2步


南都記者發現,在網上明碼標價出售的炫富短視頻往往有幾個固定內容模板,重復率高,部分視頻來自一些能夠直接下載這類視頻的App。


以一個名為“朋友圈小視頻”App為例,軟件介紹稱共收集了700部微信小視頻資源,包括豪車、明星、炫富等內容。視頻可以通過朋友圈鏈接的方式分享,也可以先下載至本地相冊再發布。這款軟件的分類標簽中列舉了多種炫富“場景”,如“白天炫跑車”、“炫money”“炫飛機”“炫單”等,一條視頻的長度通常為5秒至10秒左右,適合分享朋友圈。


1080x1736_5d5dece8ad180.jpg


有App可以下載“開飛機”的視頻。


以“炫飛機”分類為例,所有視頻都與飛機有關,視頻標題配上文字介紹,如“上班太堵了,只能開飛機了”“參觀航展”等。在一段命名為“第一次開飛機挺緊張”的視頻中,畫面中出現了以第一人稱視角拍攝的飛機駕駛室以及窗外的風光。在“明星”分類中,還有各種路人視角拍攝的明星,如“劉德華路過”“周冬雨路過”“《港囧》發布會”等,視頻下方均有分享、下載的按鈕,但下載視頻需先支付6元購買高級版軟件。


在另一款宣稱是“專業微商營銷工具”的App“微商*圖”中,用戶可以在線生成微信及支付寶轉賬截圖、微信零錢截圖、紅包截圖等。


南都記者實測,生成一張轉賬截圖僅需要兩步,自行調整多個自定義選項再導出圖片即可。自定義選項中包括這一功能信號強度、運營商、網絡信號、手機時間、電量等。在收紅包功能中,可以自行輸入發紅包者的昵稱,收款金額中最多可以輸入9位數。


有不法分子通過“炫富”騙取信任,PUA借此打造高價值展示面


除了好玩,“炫富視頻”還被一些人認為可用于提升個人的“網絡形象”。


一名擅長搭訕藝術的PUA導師劉先生曾向南都記者表示,圈內常見的騙子往往會打造高價值的“展示面”, 虛假展示自己的“美好”生活,比如在微博上發跑車、名貴表和包包。“女生和你聊天時,你可能會說我一會兒再找你吧,到了我練鋼琴的時間。這句話看似隨意,實際上是要展示自己,但其實根本不會彈。”


這樣的“朋友圈展示面素材”也可以輕易在網上買到。有賣家在商品介紹中提到,這些“炫富”的視頻素材主要用于提升朋友圈形象,進行展示面建設。


“600款小視頻,2萬張圖片,打造你的女神朋友圈,男神也有哦。”在某二手平臺上,一名賣家以28元的價格打包出售相關素材,并在服務介紹中稱可以提供生活實照,可多方位提升形象。這些素材也被細分為了多個類別,包括紅酒晚會、夜場酒吧、坐飛機等,文件夾命名還會涉及用法介紹,如“外地集,打造經常出差的形象”“炫富集,裝逼必備”“女物集,首飾、高跟鞋多種物品表達生活欲望”。


除了用于分享或滿足虛榮心,“炫富視頻”也被一些不法分子用于自我包裝,以換取他人的信任。


“朋友圈有人狂炫富,當心可能是詐騙。”4月9日,湖南省湘潭市公安局雨湖分局發布了一則詐騙案例。案例中提到,小韓看到小學同學翟某突然開始高調炫富后,詢問其暴富方式,翟某稱找到了一個致富的投資項目。之后,小韓經翟某介紹先后三次向一個投資網站支付了5000元進場費,并按要求發展自己的好友。兩個月后,小韓發現該投資網站無法正常打開,翟某已將自己拉黑刪除,投資賬號中的分紅也無法提現。雨湖公安提示稱,有不少人因誤信朋友圈的內容,或是虛榮心作祟,成了網絡營銷的受害者。


1月7日,安徽省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審理一起涉及37名被告的詐騙案。據公開報道,該詐騙團伙的主要利用朋友圈炫富照片及視頻冒充“白富美”,在騙取被害人信任后誘騙其在非法平臺投資股票,并指導其購進和賣出。


該詐騙團伙可背后操控股票“漲跌”,并在獲得收益后按照不同比例分成。截至2017年8月案發前,該詐騙集團通過上述手段,共從116名被害人處騙取金額超1100萬元。


專家:“搬運”短視頻存侵權風險,短視頻平臺可配合打擊


在網上泛濫的炫富視頻中,有一部分是按需定制、付費拍攝的,另一部分則是從各大視頻平臺和社交媒體等渠道“搬運”而來的。


徐新明認為,大面積“搬運短視頻”的現象之所以存在,根本原因是在于短視頻本身能夠帶來可觀的流量,且包含一定的經濟價值。“要減少此類現象的發生,一方面,短視頻的創作者可以對自己的作品進行版權宣示,警醒潛在侵權者,杜絕侵權行為;另一方面,短視頻的平臺要積極配合打擊侵權行為,對于有侵權嫌疑的行為要迅速反應,快速審查,及時制止侵權行為。”


浙江大學光華法學院互聯網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艷東表示,獲取和加工他人視頻的方式可分兩類,使用公開視頻或構成民事侵權行為,若使用的是非公開視頻還可能涉嫌刑事犯罪。““如果視頻是在公開的平臺上下載的,那制作者對他人原創視頻強行加工的行為就涉嫌對他人著作權的侵犯,可能要承擔民事責任。更嚴重的是,許多大公司使用了保密和反爬蟲技術,如果制作者借助技術手段侵入后臺獲取數據,可能構成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等罪名。”


在高艷東看來,購買炫富短視頻往往出于兩種心態,“一種可能是沒能力卻有虛榮心,比如男生想和女生約會想以此吸引對方。還有一種是為了給實施違法犯罪行為創造條件。”


在高艷東看來,虛假炫富短視頻產業鏈的形成,不利于互聯網經濟的健康發展,更是對社會誠信觀念的巨大挑戰。“相關從業者是利用人性的弱點,簡單加工生產就可以產生暴利。這種造假產業,會讓年輕人覺得不勞而獲很容易。”高艷東稱,如果低成本造假蔓延,將會對需要大量、復雜工作的高新互聯網產業帶來沖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