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標->判例存疑->案例聚焦->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商標->判例存疑->案例聚焦->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判例存疑 > 商標

服務構成類似的判定標準

日期:2017-05-08 來源:SHIPA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一審案號: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2013)知民初字第208號

二審案號: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知民終字第927號

再審案號: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6)民再447號


【判決要點】

作為大眾傳媒的廣播電視行業本身負有宣傳正確的價值觀、寓教于樂等公眾文化服務職責,其不可避免地要對現實生活有關題材進行創作升華,故其節目中都會涉及現實生活題材。但這些現實生活題材只是電視節目的組成要素。在判斷此類電視節目是否與某一服務類別相同或類似時,不能簡單、孤立地將某種表現形式或某一題材內容從整體節目中割裂開來,片面、機械地作出認定,而應當綜合考察節目的整體和主要特征,把握其行為本質,作出全面、合理、正確的審查認定,并緊扣商標法宗旨,從相關公眾的一般認識出發充分考察被訴行為是否導致混淆誤認,恰如其分地作出侵權與否的判斷,在維護保障商標權人正當權益與合理維護廣播電視行業的繁榮和發展之間取得最佳平衡。


【案情簡介】

2010年9月7曰,原告金阿歡經國家商標局核準,獲得第7199523號“非誠勿擾”商標注冊證,有效期自2010年9月7日至2020年9月6日,核定服務項目為第45類,包括“交友服務、婚姻介紹所”等。金阿歡認為,江蘇省廣播電視總臺(以下簡稱江蘇電視臺)于2010年初播出的一檔婚戀交友電視節目《非誠勿擾》侵害了其商標權,深圳市珍愛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珍愛網公司)參與了該節目籌備,構成共同侵權,遂將二者訴至深圳市南山區法院。


【判決觀察】

原審法院認為,本案各爭議焦點在于,江蘇電視臺、珍愛網公司是否侵犯了涉案注冊商標專用權。

首先,被告江蘇電視臺使用“非誠勿擾”是否是商標性使用。“非誠勿擾”既是被告江蘇臺電視節目的名稱,也是一種商標,一種服務商標。如果僅僅將“非誠勿擾”定性為節目名稱,而不承認其具有標識服務來源的功能,與大量節目名稱注冊為商標(包括被告江蘇電視臺也將電視節目名稱注冊為商標)的客觀事實不相符,與被告江蘇電視臺在該電視節目中反復突出使用“非誠勿擾”并且進行廣告招商等客觀事實不相符。因此,被告江蘇電視臺使用“非誠勿擾”是商標性使用。其次,原告的文字商標“非誠勿擾”與被告江蘇臺電視節目的名稱“非誠勿擾”是相同的。因此,兩者的商標是相同的。關鍵在于兩者對應的商品是否屬于同類商品。

原告的注冊商標“非誠勿擾”所對應的商品(服務)系“交友服務、婚姻介紹”,即第45類;而被告江蘇電視臺的商標“非誠勿擾”所對應的商品(服務)系“電視節目”,即第41類;而且,從服務的目的、內容、方式、對象等方面綜合考察,被告江蘇電視臺的“非誠勿擾”電視節目雖然與婚戀交友有關,但終究是電視節目,相關公眾一般認為兩者不存在特定聯系,不容易造成公眾混淆,兩者屬于不同類商品(服務),不構成侵權。

金阿歡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

法院認為本案二審的關鍵問題在于江蘇電視臺使用“非誠勿擾”電視節目與金阿歡第7199523號“非誠勿擾”注冊商標核定服務類別是否相同或者近似,兩被上訴人是否構成共同侵權。

一、關于兩者是否屬于相同成者近似服務問題

二審認為,江蘇電視臺的《非誠勿擾》節目從服務的目的、內容、方式,對象等判定,其均是提供結婚,相親、交友的服務,與上訴人第7199523號“非誠勿擾”商標注冊證上核定的服務項目“交友、婚姻介紹”相同。本案上訴人第7199523號“非誠勿擾"注冊商標已投入商業使用,由于被上訴人的行為影響了其商標正常使用,使之難以正常發揮應有的作用。由于被上訴人江蘇電視臺的知名度及節目的宣傳,而使相關公眾誤以為權利人的注冊商標使用與被上訴人產生錯誤認識及聯系,造成反向混淆。江蘇電視臺通過江蘇衛視播出《非誠勿擾》,收取大量廣告費用,也在節目后通過收取短信費獲利,足以證明系以盈利為目的商業使用,其行為構成侵權。上訴人指控被上訴人在《非誠勿擾》節目中使用“非誠勿擾”商標行為侵害其商標權,證據充分,應予以支持。

二、關于兩被上訴人是否構成共同侵權問題(略)

江蘇省廣播電視總臺不服二審判決,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再審。

再審法院經審理查明,一、二審查明的事實基本屬實,本院予以確認。根據再審申請人的再審請求、被申請人答辯意見及本案證據,再審法院歸納爭議焦點有三:1.江蘇電視臺對被訴標識的使用是否屬于商標性使用,2.江蘇電視臺是否侵害了金阿歡涉案注冊商標權,3.珍愛網公司是否與江蘇電視臺構成共同侵權。

一、關于江蘇電視臺對被訴標識的使用是否屬于商標性使用的問題

江蘇電視臺主張,其對被訴“非誠勿擾”標識(含文字標識及圖文組合標識兩種形態)的使用僅僅屬于對節目名稱的使用,且被訴“非誠勿擾”標識在播出過程中圖樣、位置多變,不符合商標定義,相關公眾依靠的是江蘇衛視的臺標來識別來源,故被訴標識未起到識別來源的作用,不屬于商標性使用。對此本院認為,相關標識具有節目名稱的屬性并不能當然排斥該標識作為商標的可能性,而被訴標識在電視節目上的顯示位置及樣式是否固定、使用的同時是否還使用了其他標識,亦非否定被訴標識作為商標性使用的充分理據。判斷被訴“非誠勿擾”標識是否屬于商標性使用,關鍵在于相關標識的使用是否為了指示相關商品/服務的來源,起到使相關公眾區分不同商品/服務的提供者的作用。

江蘇電視臺在播出被訴節目同時標注“江蘇衛視”臺標的行為,客觀上并未改變“非誠勿擾”標識指示來源的作用和功能,反而促使相關公眾更加緊密地將“非誠勿擾”標識與江蘇電視臺下屬頻道“江蘇衛視”相聯系。

而且,江蘇電視臺在不少廣告中,將被訴“非誠勿擾”標識與“江蘇衛視”臺標、“途牛”、“韓束”等品牌標識并列進行宣傳,在再審審查程序中提交的證據表明江蘇電視臺曾就該標識的使用向華誼公司謀求商標授權,以上均直接反映江蘇電視臺主觀上亦存在將被訴標識作為識別來源的商標使用、作為品牌而進行維護的意愿。因此,江蘇電視臺僅以“非誠勿擾”屬于節目名稱、同時標注臺標明晰來源為由,否認相關行為屬于商標性使用,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二、關于江蘇電視臺是否侵害金阿歡涉案注冊商標權的問題

(一)關于被訴標識與涉案商標是否相同或近似的問題

本案中,將被訴“非誠勿擾”文字標識及圖文標識分別與金阿歡涉案第7199523號注冊商標相比對,文字形態上均存在繁體字與簡體字的區別,在字體及文字排列上亦有差異。被訴圖文組合標識與金阿歡注冊商標相比,還多了顏色及圖案差異。故該兩被訴標識與金阿歡涉案第7199523號注冊商標相比,均不屬于相同標識。

該兩被訴標識與金阿歡涉案注冊商標的顯著部分與核心部分均為“非誠勿擾”,文字相同,整體結構相似,在自然組成要素上相近似。但客觀要素的相近似并不等同于商標法意義上的近似。商標法所要保護的,并非僅以注冊行為所固化的商標標識本身,而是商標所具有的識別和區分商品/服務來源的功能。如果被訴行為并非使用在相同或類似商品/服務上,或者并未損害涉案注冊商標的識別和區分功能,亦未因此導致市場混淆后果的,不應認定構成商標侵權。

(二)關于兩者服務類別是否相同或類似的問題

對于被訴節目是否與第45類中的“交友服務、婚姻介紹”服務相同或類似,不能僅看其題材或表現形式來簡單判定,應當根據商標在商業流通中發揮識別作用的本質,結合相關服務的目的、內容、方式、對象等方面情況并綜合相關公眾的一般認識,進行綜合考量。如前所述,江蘇電視臺經過長期對《非誠勿擾》節目及標識的宣傳和使用,已使社會公眾將該標識與被訴節目、江蘇電視臺下屬頻道江蘇衛視相聯系。而這種使用,從相關服務的目的、內容、方式、對象等方面情況來看,正是典型的使用在電視文娛節目上。

具體言之,被訴《非誠勿擾》節目系一檔以相親、交友為題材的電視文娛節目,其借助相親、交友場景中現代未婚男女的言行舉止,結合現場點評嘉賓及主持人的評論及引導,通過剪輯編排成電視節目予以播放,使社會公眾在娛樂、放松、休閑的同時,了解當今社會交友現象及相關價值觀念,引導樹立健康向上的婚戀觀與人生觀。其服務目的在于向社會公眾提供旨在娛樂、消遣的文化娛樂節目,憑節目的收視率與關注度獲取廣告贊助等經濟收入;服務的內容和方式為通過電視廣播這一特定渠道和大眾傳媒方式向社會提供和傳播文娛節目;服務對象是不特定的廣大電視觀眾等。而第45類中的“交友服務、婚姻介紹”系為滿足特定個人的婚配需求而提供的中介服務,服務目的系通過提供促成婚戀配對的服務來獲取經濟收入;服務內容和方式通常包括管理相關需求人員信息、提供咨詢建議、傳遞意向信息等中介服務;服務對象為特定的有婚戀需求的未婚男女。故兩者無論是在服務目的、內容、方式和對象上均區別明顯。以相關公眾的一般認知,能夠清晰區分電視文娛節目的內容與現實中的婚介服務活動,不會誤以為兩者具有某種特定聯系,兩者不構成相同服務或類似服務。退一步而言,即使如金阿歡所主張,認為江蘇電視臺提供的被訴《非誠勿擾》節目與“交友服務、婚姻介紹”服務類似,但因被訴行為不會導致相關公眾對服務來源產生混淆誤認,也不構成商標侵權。

如前所述,商標法保護的系商標所具有的識別和區分來源功能,故必須考慮涉案注冊商標的顯著性與知名度,再確定其保護范圍與保護強度的基礎上考慮相關公眾混淆、誤認的可能性。

本案中,金阿歡涉案注冊商標中的“非誠勿擾”文字本系商貿活動中的常見詞匯,用于婚姻介紹服務領域顯著性較低,其亦未經過金阿歡長期、大量的使用而獲得后天的顯著性。故本案對該注冊商標的保護范圍和保護強度,應與金阿歡對該商標的顯著性和知名度所作出的貢獻相符。反觀被訴《非誠勿擾》節目,其將“非誠勿擾”作為相親、交友題材節目的名稱具有一定合理性,經過長期熱播,作為娛樂、消遣的綜藝性文娛電視節目為公眾所熟知。即使被訴節目涉及交友方面的內容,相關公眾也能夠對該服務來源作出清晰區分,不會產生兩者誤認和混淆,不構成商標侵權。

綜上,雖然被訴“非誠勿擾”標識與金阿歡涉案注冊商標在客觀要素上相近似,但兩者用于不同的服務類別,也不會使相關公眾產生混淆誤認,江蘇電視臺在電視文娛節目上使用被訴“非誠勿擾”標識,并不構成對金阿歡涉案第7199523號注冊商標的侵權。

二審法院未能從相關服務的整體、本質出發,結合相關公眾的一般認識對是否構成類似服務進行科學合理判斷,而僅憑題材、形式的相似性及個別宣傳措辭,認定江蘇電視臺被訴行為與“交友服務、婚姻介紹”服務相同,并作出構成商標侵權的不當判決,本院依法予以糾正。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作為大眾傳媒的廣播電視行業本身負有宣傳正確的價值觀、寓教于樂等公眾文化服務職責,其不可避免地要對現實生活有關題材進行創作升華,故其節目中都會涉及現實生活題材。但這些現實生活題材只是電視節目的組成要素。在判斷此類電視節目是否與某一服務類別相同或類似時,不能簡單、孤立地將某種表現形式或某一題材內容從整體節目中割裂開來,片面、機械地作出認定,而應當綜合考察節目的整體和主要特征,把握其行為本質,作出全面、合理、正確的審查認定,并緊扣商標法宗旨,從相關公眾的一般認識出發充分考察被訴行為是否導致混淆誤認,恰如其分地作出侵權與否的判斷,在維護保障商標權人正當權益與合理維護廣播電視行業的繁榮和發展之間取得最佳平衡。

三、關于珍愛網公司是否與江蘇電視臺構成共同侵權的問題(略)

綜上再審法院判決如下:一、撤銷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深中法知民終字第927號民事判決。二、維持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2013)深南法知民初字第208號民事判決。

拱趴大菠萝辅助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