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不正當競爭->熱點新聞->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反不正當競爭->熱點新聞->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熱點新聞 > 反不正當競爭

平臺秩序須規范,網絡競爭應有道

日期:2019-09-16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作者:姜旭 瀏覽量:
字號:

“激烈市場競爭下,互聯網平臺之間如何通過公平、有序競爭推動行業健康長遠發展,而非只為自家企業牟利?”“互聯網平臺的限定交易(俗稱‘二選一’)涉及哪些法律問題,具有哪些危害?”“網絡不正當競爭涵蓋哪些行為,如何在知識產權視野下,推動互聯網的公平競爭?”9月6日,在由最高人民法院和中國法學會支持、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和中國法學會網絡與信息法學研究會主辦的首屆互聯網法治論壇之網絡不正當競爭與網絡侵權分論壇上,近百名來自知名高校、研究機構及互聯網企業的法務負責人等代表就上述焦點問題展開了熱議。


與會專家普遍認為,隨著互聯網企業競爭的加劇,各類不公平競爭行為屢屢發生,這不僅涉及商業道德和準則問題,還有可能違反電子商務法、反不正當競爭法與反壟斷法的相關規定,構成知識產權侵權。如何在尊重知識產權的框架下,通過提高服務、加強平臺治理與自治等方式推動互聯網行業的良性健康發展,就成為會上討論的重點。


激烈競爭帶來新型問題


如今,互聯網經濟已進入平臺制勝的時代,客戶資源、點擊量和用戶停留時間等資源成為各大平臺爭奪的焦點,為最大可能爭取客戶的信賴并形成有效的購買力以及在此基礎上維持客戶的粘性,互聯網平臺之間展開了激烈的競爭,也由此引發多種形式的不公平競爭現象。


國務院反壟斷專家咨詢組成員、浙江理工大學法政學院院長王健分析,互聯網平臺之間的競爭形態大體分為商業模式競爭(以吸引和贏得客戶為目的)、數據驅動的競爭(以更好服務客戶為目的)、差異化競爭(以抓住客戶消費興趣點為目的)和綜合化(生態系統)競爭(以滿足客戶多重需要為目的)等,而這些競爭形態有可能涉及多種競爭法問題,比如,商業模式競爭會涉及反不正當競爭法。平臺之間的綜合化競爭不僅涉及反不正當競爭法和反壟斷法等相關法律問題,還會導致限制競爭,由此引發“二選一”問題。“實體經濟中的限定交易(即常說的獨家交易)有其合理之處,比如,可以減少談判成本、減低不確定性、避免競爭對手‘搭便車’等。但在互聯網經濟體系下,限定交易則具有單方強制、市場封鎖、常態化、復雜化和強制性等特點,有悖于自由公平競爭的市場準則,有悖于互聯網的開放、包容和創新。”王健表示。


中國社科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王曉曄同樣指出互聯網平臺出現的“二選一”問題是需要關注的不公平競爭現象。在她看來,商戶一般都愿意在多個平臺銷售產品,一是增加銷售機會,二是通過平臺競爭得到好處;消費者同樣希望在多個平臺之間自由選擇,因為平臺競爭可以降低價格,改善服務。但互聯網平臺的“二選一”多是經濟體量和技術占優勢地位的平臺強迫商戶的行為,其后果會導致商戶放棄較小的平臺,這不僅會損害處于弱勢地位的平臺,而且也會消除新企業進入平臺市場的途徑。“考慮到‘二選一’的負面影響,這種損害商戶、消費者和損害競爭的行為不應當繼續下去。”


京東集團法律研究院總監鄭慧媛同樣認為“二選一”行為會對平臺之間的公平競爭造成不良后果。她指出,以“二選一”為代表的不正當競爭行為越來越具有隱蔽性,而且從電商平臺蔓延到其他類型網絡平臺。在國外已有對實施不正當競爭行為的超級平臺進行處罰的案例,但遺憾的是,在國內司法實踐中,對于如何判斷是否構成市場支配地位等問題業界存有爭議,目前尚未出現一個公司或者一個市場主體被認定構成市場支配地位的行政案例或司法案例。


完善法律促進公平競爭


對于業內出現的各類型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如何予以規制進而推動互聯網行業的公平有序競爭,與會嘉賓也各抒己見。


比如,對于業界關注度較高的“二選一”問題,王健提出,在外部監管加強介入的同時,競爭法的適用也需要提速。依據法理,可以適用于限定交易行為的競爭法有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二條、各省出臺的《反不正當競爭條例》相關規定、電子商務法第二十二條和第三十五條以及反壟斷法第十七條和第十四條。其中,電子商務法的適用急需跟進,第二十二條和第三十五條的適用要激活;反壟斷法的適用則需在適當的時候發揮其破局的作用。


王曉曄則建議,鑒于電子商務因為“二選一”存在著兩種爭議,應適用不同的法律來解決。比如,平臺間的爭議可適用于反壟斷法,司法實踐可參考美國司法機關訴Visa和MasterCard兩大信用卡公司一案;對于商戶與平臺之間的爭議則適用于電子商務法,建議完善電子商務法第三十五條或者借鑒歐盟制定《P2B條例》(platform-to-business,平臺到企業監管)。“需要注意的是,在國內司法實踐中,尚未出現認定市場支配地位的案例,因此,推動相關案例的判決或對解決此類爭議有所幫助。”王曉曄表示。


此外,在華東政法大學知識產權學院院長、教授黃武雙看來,要規制互聯網領域內的不正當競爭行為,還需要對不同類型的不正當競爭行為進行分類,然后針對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比如,對于侵犯商業秘密、不當有獎銷售、利用網絡技術實施不正當競爭等類型化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可用反不正當競爭法等法律法規進行規制,而對于未構成類型化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則需要對涉及的保護目標、競爭者、商業行為、利益等構成要件進行仔細分析。其中,在對利益的確定上,可借鑒各國已類型化法益,調查統計民意,由最高人民法院發布司法解釋或者交由“反不正當競爭委員會”等討論確定。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與會人員提出要規范互聯網行業的公平競爭,各大平臺加強自治,優化服務、提供差異化競爭至關重要。其中,拼多多創立的消費者賠付金制度被眾多與會者所關注。據拼多多高級法務總監王堅介紹,該制度的主要內容是:商家在線簽署協議入駐拼多多,承諾遵守各項平臺規則,對于違規商家,平臺設計了“假一賠十”“劣一賠三”“違規發貨賠付”等賠付規則。該規則確立后,在平臺業務數據和商家數量迅猛增長的情況下,商家涉案數量急速下降,極大提高了平臺的競爭力。

拱趴大菠萝辅助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