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實務探討 > 司法機關 > 技術合同

審理技術轉讓合同案件的幾個問題

日期:2011-06-30 來源:海淀法院民五庭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隨著我國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技術開始成為商品走向市場,科學技術研究成果也不斷涌現,成為推動社會生產力繁榮發展的有力動因。 技術轉讓合同案件因其專業性強,受讓方由于對技術知識的欠缺往往處于劣勢地位,當事人之間的矛盾突出,舉證能力弱,證據較多且不規范等特點,法官在審理時往往費時費力,以下幾個問題值得研究。
 
        一、舉證責任的分配問題
 
        在技術轉讓合同糾紛案件的審理中,經常會出現這種情況:原告起訴認為被告的技術不真實、不具有實用性,所以導致無法生產出合格產品,無法實現合同目的,被告的行為構成違約,要求解除合同。而被告則辯稱其技術真實可靠,簽約時原告親手操作并無問題,回到住地組織生產,不能生產出合格產品,責任完全在原告方,比如原告的原材料質量較差、原告的操作流程不正確、原告的生產設備不合格等。 

        應該承認,將一項技術轉化為產品,中間存在很多過程,任何一個過程發生錯誤,比如操作錯誤、原材料質量問題,都可能導致生產出的產品不合格。從這個角度來看,原告自身問題導致技術實施失敗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但是筆者認為,以技術轉讓合同來說,轉讓方首先應該保證技術的真實可行,技術的真實可行是將其正確實施、轉讓為產品的基礎,如果技術本身不真實、不可行,那么首先就可以肯定轉讓方違反了合同的承諾,違背了誠實信用原則。因此,技術轉讓方應該舉證證明其技術的真實性,這里的真實性不僅包括技術的可操作性、可實施性,還應當包括可獲得收益性。原告提交的證據只要可以證明技術實施不成功即可,下一步就應該將證明技術真實性和可行性的責任歸于被告,由被告提交證據加以證明,之后原告也可以根據被告提交的證據有針對性的提出反證,在庭審中對證據進行質證后確定案件的事實。 

        二、合同約定不明問題
 
        當事人約定不明主要有以下幾種情況:第一,從合同主體來講,有一部分締約主體沒有按照合同法的規定和要求簽訂合同。由于技術的受讓方相對處于劣勢,其在簽訂合同的過程中也處于一種被動的狀態:聽取技術介紹、觀看技術操作、簽訂技術合同,都是在轉讓方的引導下進行的,并且時間很倉促,有些合同的文本也是由轉讓方預制好的,并不能完全體現受讓方的意思表示,有些事項約定不明甚至沒有約定,造成難以履行甚至履行不能。第二,從合同內容講,由于我國正處在市場經濟活躍初期,新產品新技術不斷涌現,很多行業標準、國家標準、行業慣例并沒有形成,所以,涉及合同的履行內容、履行標準需要當事人自行商定清楚,否則,會無行業標準、國家標準可以遵循解決。但當事人基于互相信任的關系及輕信本來能夠在履約中解決而疏忽了,糾紛一旦產生,就到了合同履行無法繼續的程度。第三,從誠信的角度講,當事人在締約時過分看重雙方之間的信任基礎,而忽略合同關鍵條款的設立,一旦在履行中遇到問題又不能誠實面對,"翻臉不認人"的情況就不斷出現。締約疏忽,履行較勁兒,當事人之間比較私利,為對方著想少,沒有共同促進交易、共同實現最大利益的觀念。第四,部分技術轉讓合同案件,轉讓方只想著利用技術賺錢,沒有從對方利益考慮,幫助受讓方直接實現技術成果的轉化,促進生產力發展的遠大目標。由于受讓方不懂技術,法律背景知識少,與轉讓方簽訂的合同內容不明確,在履行中產生障礙。在處理時主要應從以下幾個方面考慮: 

        (1)約定不明的合同屬于有效成立的合同,但未約定的條款需要當事人在履行中繼續協商。合同法頒布之后,放寬了合同成立的條件,對無效合同案件也進行了嚴格的限定,擴大了可撤銷合同的范圍。約定不明的合同沒有違反強行法的規定,不屬于無效合同;約定不明的合同屬于雙方真實意思表示的合同,不屬于可撤銷合同;約定不明的合同已經發生法律效力,合同經常處在履行階段。但值得注意的是,約定不明合同屬于雙方未充分完善的合同,合同內容不全面,影響了合同的履行,雙方當事人需要進一步協商相關條款或由裁判者指定相關條款的履行標準。標準的確立是履行的前提。 

        (2)約定不明的合同,當事人完全可以進行填補、確定,所以,應堅持繼續履行合同的原則。約定不明的合同多數已經進入履行階段,為此,當事人投入了人力、物力和財力,不能繼續履行會造成財產的很大浪費。合同法只規定了不明條款如何解決的問題,而沒有規定解決不了擅自終止的問題。合同履行原則是合同當事人應堅持的原則,同時,也是裁判者應堅持的原則。首先,應盡量為當事人確立可參照履行的標準,盡量化解當事人的矛盾,樹立雙方互利思想,使當事人確立可行的標準。比如,質量標準可以向有關的質量部門或行業主管機關調查、咨詢。其次,一方要求繼續履行,另一方不同意的,只要標準能確立,履行內容無障礙的,應支持繼續履行的訴訟請求。 

        (3)約定不明依法擴大解釋的原則。約定不明的案件,有些情況屬于當事人雖然沒有在合同中約定,但有可能是當事人心里明知的,有可能在整個合同條款中隱含著當事人的真實意思,有可能按照合同法第六十二條的規定能夠進行詮釋。采限縮性解釋還是擴大解釋,文義解釋還是整體解釋、目的解釋,要根據庭審情況進行具體分析,但總的原則要堅持促進交易,鼓勵履行的指導思想。 

        (4)將責任判給最有可能避免此類糾紛發生的當事人。約定不明條款,有些是當事人確實沒有預見到,合同履行后才發現遺漏了,有的是當事人輕信不會產生問題而在協議里沒有明確,有的是當事人故意規避有關條款,寄希望在履行中占便宜。對此類案件的處理,應堅持誠信原則,禁止任何不誠信的行為。同時,對權利義務進行明確的分析,義務判給最有能力避免者。比如,技術標的的內容如果沒有明確的約定應是技術方的責任,因為受讓方還沒有掌握技術,對技術內容的詳盡約定取決于其對技術的了解,在不了解的情況下,是不可能保證萬無一失的。這樣處理的目的也會使當事人在締約時采取認真和誠意的態度,盡可能避免糾紛的產生。 

        (5)誰解除誰承擔責任的原則。我國合同法規定了三種解除合同的事由,約定解除、法定解除及協商解除。約定解除在條件成就時可以解除,協商解除取決于雙方的自愿,協商一致可以解除,法定解除權必須符合合同法的規定,在違約方存在根本違約的行為時才有權解除合同,否則,當事人任何一方不得隨意撕毀合同。約定不明的情況并不構成解除合同的條件,所以,任何一方擅自解除合同,應承擔法律責任。 

        三、意思表示瑕疵問題
技術轉讓合同糾紛案件的原告在起訴時,基本均是要求解除合同,并且在調解或雙方協商時原告也不愿意接受繼續履行合同的方案。但是由于技術轉讓合同中原告自身素質的問題,其對法律上的撤銷權和解除權的概念并不清楚,在提起訴訟時,對撤銷權和解除權往往產生了混淆,起訴書上的內容和訴訟請求有時會發生矛盾。 

        對于這類案件,應明確告知當事人應在撤銷權與解除權中進行選擇。多數技術轉讓合同糾紛案件中,技術轉讓方在其廣告或宣傳文章中的用語及描述均有夸大成分,只是程度不一,但對受讓方的誤導作用卻是顯而易見的。在發現技術無法實施后,受讓方往往就會認為被告的夸大表述是一種欺騙行為,至于這種夸大是否就構成了合同法意義上的欺詐,需要由當事人舉證證明。因此,如果當事人主張欺詐,其舉證證明責任明顯大于違約,并且這種舉證能力往往是技術轉讓合同中的受讓方所無法達到的。鑒于當事人的訴訟能力,在庭審時應明確向原告告知撤銷和違約解除的請求事由、舉證難度有很大差別,如果當事人在法院明確告知后仍堅持不進行選擇,則可視為訴訟主張不明確,以裁定方式駁回其起訴。 

        四、技術的先進性和實用性問題 

        在技術轉讓合同糾紛案件中,當事人爭議的焦點往往就是技術的先進性與實用性問題。一些技術從實施上來說,可以實現,可以生產出產品,但這并不表明這一技術具有可穩定生產性,具有可獲得收益性,而案件中原告針對的往往也是實際生產性和可獲得收益性的無法實現,比如原材料無法大量購買、生產出的產品屬于國家禁止銷售的產品等。由于案件所涉的技術多種多樣,法官不可能對這些技術問題一一精通。在審理中我們可采用以下幾種方法解決這個問題: 

        1.當事人解釋 

        由于案件中所涉技術的先進性相對不高,因此庭審中要著重強調把握和引導雙方當事人對技術進行描述。尤其是在技術方面占據優勢地位的轉讓方,法庭會著重要求他明確技術的科學原理、詳細的技術流程、提供技術指標的依據。有時候,轉讓方的解釋明顯違背一般常理,如一起煤轉氣技術的轉讓合同中,法庭通過對生產爐具結構的詢問,發現實際是"油轉氣"而非"煤轉氣",技術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 

        2.專業咨詢 

        技術轉讓合同所涉的技術轉讓費一般都不高,鑒于當事人的經濟能力有限,一般不采用技術鑒定的方法。可通過庭前閱卷、庭審中詢問調查,對涉案技術有了一定的了解后,對一些較為專業、難以一時把握的問題,采取通過電話或者發函向相關部門進行咨詢的方法,了解相關技術的背景知識、行業規定、行業標準,對涉案技術就有了清晰的認識,為訴訟的及時完結提供了保障。 

        3.必要時采取現場勘驗 

        如果當事人的解釋不能得出結論,在必要的情況下,可以采取現場勘驗的方法。但是,這種方法僅適用于技術較復雜的案件,在實際審判中的采用率較小。

    相關文章

    本文暫無相關文章!

拱趴大菠萝辅助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