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熱點新聞 > 專 利

維權屢有斬獲的美克家居,為何會折在這家企業手上?

日期:2019-08-05 來源:IPRdaily中文網(iprdaily.cn)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日前,有媒體報道了國內家居行業上市企業美克國際家居用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美克公司)與溫州市大千藝術家居有限公司(下稱溫州大千公司)之間的知識產權糾紛。其實,美克公司近年來不僅與大千公司發生了糾紛,還頻頻以其擁有的商標、專利等知識產權對家居行業的相關企業提起過侵權、不正當競爭等訴訟,并且在上海、江蘇等地法院獲得多起勝訴判決。

 

2017年11月,上海知識產權法院對美克公司訴浙江某家具有限公司、上海市青浦區某家具經營部侵害外觀設計專利權糾紛等4案作出一審判決,判令兩被告自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害美克公司相關外觀設計專利權,并賠償美克公司近百萬元。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于2018年4月作出4案的二審判決,駁回上述兩被告的上訴請求,維持4案的一審判決。

 

2018年8月,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就美克公司起訴東莞某家具有限公司、徐州某家具有限公司、蘇州相城經濟開發區某家具經營部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作出一審判決,判決3被告立即停止侵犯美克公司“美克”、“美克·美家MARKORFURNISHINGS”等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停止使用“美克馬丁”字號,賠償美克公司300余萬元。

 

2018年12月,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先后對美克公司訴深圳市某家具有限公司、佛山市某家具有限公司專利侵權兩案作出一審判決,其中在(2017)蘇01民初1667號案中,南京中院判決被告深圳市某家具有限公司停止制造、銷售,被告佛山市某家具有限公司、南京市建鄴區某家居銷售中心停止銷售、許諾銷售侵害美克公司外觀設計專利權的行為,賠償美克公司160余萬元。

 

只不過相比于上述三起案例,美克公司對大千公司采取的是“組合拳”式的全面圍剿策略。小編在檢索相關案例的時候注意到,除此前媒體報道的美克公司在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向大千公司提起的商標侵權及不正當侵權之訴外,美克公司還先后曾于2018年1月15日,向上海市知識產權局投訴大千公司上海的加盟商上海市浦東新區北蔡鎮斯林克家具經營部(下稱斯林克家具經營部)專利侵權;2018年2月向上海知識產權法院提起過3起侵害外觀設計專利權的糾紛,3案被告均為斯林克家具經營部和溫州大千公司。

 

其中在向上海市知識產權局的投訴中,美克公司稱斯林克家具經營部店內展示并銷售的一款餐椅產品,侵犯了美克公司的201430399123.8號名為“鏤花背扶手餐椅(MK82-1)”的外觀設計專利權,請求上海市知識產權局責令斯林克家具經營部立刻停止許諾銷售、銷售侵權產品的行為,并銷毀所有相關的宣傳信息。針對該投訴行為,上海知識產權局2018年5月作出處理決定,認為美克公司提供的證據“沒已足夠的證據鏈表明涉案產品被銷售或許諾銷售,即無法證明被請求人存在銷售與許諾銷售侵權產品的行為”。據此,上海市知識產權局認定斯林克家具經營部專利侵權行為不成立,駁回美克公司的全部請求。美克公司則未對該決定提起行政訴訟。


美克公司在向上海知識產權法院針對大千公司和斯林克家具經營部提起的3起侵權訴訟中稱,其擁有201430538935.6號名稱為“沙發椅(UPH-布藝)”、201430399535.1號名稱為“鏤花背無扶手餐椅(MK82-1)”、201430544209.5號名稱為“扶手椅(CON)”的外觀設計專利,被告大千公司未經許可擅自制造、銷售與原告三件涉案專利相同或非常相似的產品,侵犯了原告的外觀設計專利權。在這3起案件中,美克公司共計請求330萬余元的賠償及合理支出。上海知識產權法院開庭審理3起案件后,在尚未作出一審判決時,卻于2018年10月10日收到了美克公司對這3起案件的撤訴申請。2018年10月11日,上海知識產權法院作出(2018)滬73民初183號、184號、185號民事裁定書,準許原告美克公司撤訴。


綜合上述雙方涉及專利的糾紛,首先在上海市知識產權局的投訴中,美克公司提供的公證材料,涉案餐椅產品的照片并不完整,致使上海市知識產權局無法通過實物或完整的六面視圖照片與涉案外觀設計專利進行比對。作為投訴的發起方,在如此重要證據上的處理方式,似乎并不專業。而在民事侵權之訴中,則是選擇撤訴處理。其實在民事訴訟中,撤訴是原告行使訴訟權利的體現,原告向法院申請撤訴的情況時有發生。但是,美克公司在同時幾地維權且形勢一片大好的局面下,卻單單在針對大千公司的3起訴訟中撤訴,似乎不符合常理,也不匹配該公司不斷勝訴的專業形象。


背后原因究竟為何?小編為此查詢了大量資料。首先進入視野的是美克公司在(2018)滬73民初183號案中,向上海知識產權法院提交的一份由國家知識產權局于2017年3月14日出具的《外觀設計專利權評價報告》。該份報告的初步結論是“全部外觀設計不符合授予專利權條件”,而在對初步結論的具體說明和解釋中,報告稱“本專利的申請人和申請日均與對比設計1(201430540308.6號名稱為“沙發椅(UPH-1布藝)”的外觀設計)相同,二者為同一申請人同一日就同樣的外觀設計向專利局提交的專利申請,根據專利法第九條第一款的規定,同樣的發明創造只能授予一項專利權,因此該外觀設計不符合授予外觀設計的條件。”

 

640.webp (1).jpg

640.webp (2).jpg

(上圖和下圖分別為201430540308.6號和201430538935.6號的外觀設計圖片或照片)

 

換而言之,美克公司在201430538935.6號名稱為“沙發椅(UPH-布藝)”外觀設計專利申請日的同一天還提交了另外一件專利申請,由于該專利與201430538935.6號專利屬于相同種類產品的外觀設計,因此201430538935.6號專利不符合授權條件。美克公司在知曉該結果后,還是以201430538935.6號專利作為權利基礎提起了訴訟,并且將該份報告作為證據提交給了法院。對于美克公司的這個操作,小編實在看不懂。


不過該案另外一份證據顯示,美克公司于2017年4月6日提出放棄201430540308.6號專利權聲明。專利審查協作北京中心于2017年4月20日發文同意美克公司放棄該專利權。這或許能夠解釋美克公司于2018年2月以201430538935.6號專利作為權利基礎提起訴訟的原因吧。但是201430399535.1號和201430544209.5號專利的《外觀設計專利權評價報告》顯示是“全部外觀設計未發現存在不符合授予專利權條件的缺陷”。


雖是放棄了相關權利,201430538935.6號專利畢竟被認為不符合授權條件,美克公司在意識到問題后撤回訴訟,是符合常理的。但是201430399535.1號和201430544209.5號明確被認定為不存在缺陷,美克公司為何要撤回與這兩件專利相關的訴訟?小編進一步檢索發現,國家知識產權局于今年1月16日作出了3份無效宣告決定,被申請的3件專利即為上述美克公司的涉案專利,無效宣告請求人為大千公司,3份決定的結果均為宣告專利權全部無效。原來大千公司并未在與美克公司的系列糾紛中一味的被動挨打,而是采取了從根源入手解決問題的應對策略。


反觀該事件時間軸,美克公司向上海知識產權法院申請撤訴的時間是2018年10月10日,上述3份無效申請的口審日期是2018年10月16日,無效決定作出的日期是今年1月。結合上文所述背景及無效結論,美克公司申請撤訴前,或許已經預判到3件涉案專利將極大可能被宣告無效。由于宣告無效的專利權視為自始即不存在,美克公司通過主動撤訴以明哲保身的行為也就不難理解了。


近年來,隨著我國知識產權事業突飛猛進的發展,知識產權糾紛也頻頻出現,尤其在專利侵權領域,由于主動提起專利侵權而導致自身專利權被無效的情況時有發生。打鐵還需自身硬,因此小編在文章最后建議權利人在提起相關訴訟前有必要對自身專利權進行全面評估,這樣既可提高自身的維權效率,也能減少相關行政、司法機關的訴累,可謂一舉兩得。

拱趴大菠萝辅助神器